河北快3跨度奖金表  律師論壇  律師查詢  法規查詢    合肥律師招聘    關于我們  
河北快3跨度奖金表
刑事辯護 交通事故 離婚糾紛 遺產繼承 勞動工傷 醫療事故 房產糾紛 知識產權
公司股權 經濟合同 建設工程 征地拆遷 債權債務 行政訴訟 非訴業務 法律顧問
熱門鏈接:
 當前位置: 河北快3跨度奖金表 » 非訴業務 » 股東訴訟 » 正文
錢x芳、華寧公司與祝x春股東權糾紛二審判決書
來源: 河北快3跨度奖金表 www.uchol.icu   日期:2019-04-24   閱讀:

審理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
案  號: (2005)民一終字第25號
案件類型: 民事
案  由: 股東資格確認糾紛
裁判日期: 2006-04-13

一審法院查明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華寧公司于1999年3月9日由祝長春、李前林、王新民發起設立,注冊資本1000萬元,其中祝長春出資340萬元,李前林、王新民各出資330萬元。1999年11月12日,王新民將其擁有的股權分別轉讓給錢碧芳150萬元、谷大中120萬元、祝長春60萬元。2001年3月27日,李前林將其在公司所有的330萬元股權分別轉讓給祝長春300萬元、錢碧芳30萬元,谷大中將其在公司所有的120萬元股權全部轉讓給錢碧芳。轉讓后,公司注冊資本保持不變,其中祝長春出資700萬元,占注冊資本70%,錢碧芳出資300萬元,占注冊資本30%。2002年4月10日,華寧公司注冊資本增至2000萬元,其中祝長春出資1400萬元,錢碧芳出資600萬元,各自所占公司注冊資本比例不變。祝長春為公司董事長,錢碧芳為公司總經理。

華宇公司于2001年1月3日由祝長春和錢碧芳申請設立,注冊資本1000萬元,其中祝長春出資750萬元,占注冊資本75%;錢碧芳出資250萬元,占注冊資本25%。祝長春為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因祝長春與錢碧芳在共同經營公司過程中產生矛盾,雙方于2002年11月12日達成《江蘇華寧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股東大會決議》(以下簡稱《華寧決議》)約定:祝長春將其在華寧公司的股權折合人民幣若干萬元,一次性轉讓給汪賢琛,轉股協議另行簽訂;雙方同意上述轉讓的股權中已考慮各種稅、費、對外欠款、維修費及質量賠償等因素;祝長春將股權轉讓后,不再擔任華寧公司任何職務,并將所保管的公司證照、印章、合同、債權債務憑證、會計憑證等,在審計報告出來當日交給錢碧芳;祝長春轉股后,華寧公司遺留的有關債權債務、與業主之間的糾紛、與有關部門的協調工作由錢碧芳與新股東負責處理,祝長春給予積極配合;雙方同意本決議作出后,由秦淮區審計機構對華寧公司財務資產狀況立即進行審計;審計結束后立即辦理股權轉讓與公司工商變更手續;雙方同意華寧公司碧水灣項目與華宇公司碧水灣西苑項目在征得兩家物業公司與業主意見后進行對調管理;雙方同意交家電場所交給錢碧芳管理使用,湖南路場所暫時交給錢碧芳作辦公使用,碧水灣現場售樓部歸華寧公司所有;雙方同意華寧公司、華宇公司的所有工作人員的2002年度工資、獎金由華宇公司一次性支付;在公司審計報告作出之前,公司的所有對外支出立即暫停,祝長春不得對外簽署合同與銷售房屋,不得轉移銀行資金與房產;雙方同意審計截止日期為2002年11月12日,由雙方責成公司員工積極配合,因工作人員不如實、及時配合造成延誤,由祝長春向錢碧芳承擔賠償責任;祝長春同意錢碧芳在近期內可另行注冊開辦公司;其他未盡事宜,雙方另行協商解決。

因《華寧決議》未能實際履行,錢碧芳于2002年12月12日訴至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江寧區法院),請求分割華寧公司、華宇公司財產。江寧區法院以(2003)江寧民一字第17號受理該案后,應錢碧芳的申請,凍結了華寧公司銀行存款1375萬元。經江寧區法院調解,祝長春與錢碧芳于2003年1月23日簽訂《江蘇華寧華宇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股東大會決議》(以下簡稱《華寧華宇決議》)?!痘罹鲆欏返諞惶踉級ǎ壕叫?,祝長春將其所持有的華寧公司股權(1400萬元)一次性轉讓給汪賢琛,錢碧芳將其所持有的華宇公司股權(250萬元)一次性轉讓給祝明安,轉股協議另行簽訂?!痘罹鲆欏返詼踉級?,在雙方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后,均不再擔任對方公司的任何職務,并將各自保管的有關公司的證照、印章、檔案、文件、合同、債權債務憑證等在當日交給對方。對兩公司的資產及債權債務作如下調整:1.華寧公司給付華宇公司600萬元;2.華寧公司如收回城北路460畝地塊,應給付華宇公司1400萬元,如收回現金,則按70%的比例給付華宇公司;3.華寧公司碧水灣28畝土地使用權問題,由祝長春負責處理,如未能解決而發生補交出讓金、??畹?,均由祝長春和華宇公司承擔;4.華寧公司、華宇公司在2003年度企業所得稅匯算時,按照實際報告所列應繳納的所得稅金額的70%由祝長春和華宇公司承擔,30%由錢碧芳和華寧公司承擔;5.華寧公司碧水灣未售出的別墅第45幢、18幢、19幢、20幢、48幢、95幢、9幢、10幢、12幢、15幢、17幢歸華寧公司所有,其余第96幢、21幢、49幢、69幢、70幢、72幢、16-2幢、32-1幢、66-2幢歸華宇公司所有,碧水灣西苑的三間門面房、三幢別墅、六套公寓歸華寧公司所有,其余歸華宇公司所有,會所全部歸華宇公司;6.華寧公司享有的對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建設局(以下簡稱江寧區建設局)的債權1650萬元(暫定),由祝長春負責追回,在30日內支付完碧水灣小區的維修基金(約350萬元)、紫薇花園物業維修基金(約196萬元)、碧水灣小區前期拆遷費用120萬元,碧水灣小區修路費用約100萬元后,余額歸祝長春和華宇公司所有;7.華寧公司與華宇公司截至2003年1月22日相互之間的債權債務相互抵消,互不追償;8.除上述所列項目外,華寧公司、華宇公司的其他資產和負債由各公司自行享有和處理?!痘罹鲆欏返諶踉級ǎ核皆誶┒豆扇ㄗ瞇槭欏泛?,即在江寧區法院的監督下辦理工商變更登記和公司資產調整的法律手續。

《華寧華宇決議》簽訂的當日,雙方又簽訂《補充決議》約定:華寧公司承擔碧水灣和紫薇花園項目未付工程款在550萬元以下的部分,550萬元以上部分由祝長春和華宇公司負責支付,工程款由祝長春確認后由錢碧芳支付。

2003年1月23日,江寧區法院組織各方進行交接,錢碧芳向祝長春出具一張520萬元的華寧公司轉賬支票,以履行支付華宇公司款項600萬元義務,雙方約定該款自被江寧區法院凍結之款項中支付,為配合支付,江寧區法院將對上述凍結賬戶予以解除凍結;祝長春、錢碧芳簽署了轉讓華寧公司、華宇公司股權的相關法律文件,交錢碧芳的律師統一辦理;錢碧芳代表華寧公司簽署了將華寧公司享有的江寧區建設局之債權轉移給華宇公司的相關法律文書交祝長春;祝長春與錢碧芳簽訂了關于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國土資源管理局(以下簡稱江寧區國土局)退還土地款的分配協議。

2003年1月24日,江寧區法院就其所凍結的華寧公司銀行存款1365萬元予以解除凍結,但祝長春將520萬元的支票送至華寧公司開戶銀行時被銀行告知為空頭支票,該賬戶內被江寧區法院解除凍結的華寧公司1365萬元的存款已被錢碧芳全部取走。江寧區法院郵寄送達了于2003年1月24日作出的準許錢碧芳撤訴的通知書。

2004年12月1日,錢碧芳與汪賢琛變更了華寧公司的工商登記,將華寧公司的股東由祝長春變更為汪賢琛,將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為錢久忠(系錢碧芳之父)。

錢碧芳、華寧公司又至江寧區建設局,直接主張其已轉移給華宇公司的債權。

華寧公司于2003年4月29日繳納的稅款所屬期為2002年1月-12月的企業所得稅35514.55元;于2003年7月15日繳納的稅款所屬期為2003年4月-6月的企業所得稅186304.15元;于2003年10月16日繳納的稅款所屬期為2003年1月-9月的企業所得稅20485.55元:于2003年3月6日繳納的稅款所屬期為2003年2月的一般營業稅237118.70元、教育附加稅9484.75元、城市維護建設稅16598.31元;于2004年1月17日繳納的稅款所屬期為2003年度的其他印花稅合計5164.75元、一般營業稅、教育附加稅、城市維護建設稅等合計5790.22元。

2003年1月23日后,華寧公司主張其已支付碧水灣和紫薇花園項目各項工程款3228078元。

一審法院認為

祝長春和華宇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稱,祝長春與錢碧芳系股東關系,曾共同擁有華寧公司和華宇公司?;競突罟鞠倒餐啥止曬?,兩公司在資金往來、從業人員等方面存在諸多關聯。作為華寧公司、華宇公司股東的錢碧芳認為公司大股東祝長春在公司經營中侵害了公司利益及其股東權益,表示不能再繼續與祝長春合作,曾于2002年12月12日訴至江寧區法院,請求分割華寧公司、華宇公司財產。江寧區法院受理后,應錢碧芳申請凍結了華寧公司1375萬元的銀行存款。

在江寧區法院組織調解下,祝長春與錢碧芳于2003年1月23日簽訂《華寧華宇決議》約定:1.祝長春同意將其所持有的70%的華寧公司股權無償轉讓給汪賢琛,錢碧芳同意將其所持有的25%的華宇公司股權無償轉讓給祝明安。2.華宇公司與華寧公司之間的資產進行如下調整:(1)華寧公司給付華宇公司600萬元;(2)華寧公司位于南京市江寧區碧水灣的別墅(96幢、21幢、49幢、69幢、70幢、16-2幢、32-1幢、66-2幢)無償變更登記至華宇公司名下歸其所有;(3)華寧公司享有的對江寧區建設局債權1650萬元以債權轉移形式歸華宇公司享有;(4)華寧公司享有的對江寧區國土局債權中的70%即1400萬元歸華宇公司所有。該決議中所涉及的第三人均對該決議不持異議,愿意配合履行。各方于2003年1月23日在江寧區法院組織下進行如下交接:(1)錢碧芳向祝長春出具520萬元的華寧公司轉賬支票,以履行支付華宇公司款項義務,該款自江寧區法院凍結之款項中支付,為配合支付,江寧區法院將對上述凍結賬戶解除凍結;(2)祝長春、錢碧芳簽署了轉讓華寧公司、華宇公司股權的相關法律文件,交錢碧芳的律師統一辦理;(3)錢碧芳代表華寧公司簽署了將華寧公司擁有的對江寧區建設局的債權轉移給華宇公司的相關法律文書交祝長春:(4)祝長春與錢碧芳簽訂了關于江寧區國土局退還土地款的分配協議。

2003年1月24日,江寧區法院對其凍結的華寧公司存款1365萬元予以解凍,祝長春至華寧公司開戶銀行兌現520萬元支票時被告知該支票為空頭支票。

自2003年1月24日起至今,華寧公司由錢碧芳實際控制經營,華宇公司由祝長春實際控制經營。錢碧芳與華寧公司至今未支付上述520萬元款項。

2003年12月1日,錢碧芳與汪賢琛變更了華寧公司工商登記,將華寧公司的股東由祝長春變更為汪賢琛,將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為錢久忠(系錢碧芳之父)。

因錢碧芳不配合將其持有的華宇公司股權轉讓至祝明安名下,華宇公司工商登記的股東仍為祝長春與錢碧芳。錢碧芳、華寧公司亦未依約將有關房產變更至華宇公司名下。錢碧芳、華寧公司至江寧區建設局直接主張已轉移給華宇公司的債權,致使華宇公司無法實現債權利益,而且對江寧區國土局的華寧公司債權,祝長春及華宇公司亦未能享有。綜上所述,錢碧芳、華寧公司未履行《華寧華宇決議》約定的任何義務,據此請求:1.錢碧芳及華寧公司連帶給付華宇公司款項520萬元;2.華寧公司將位于南京市江寧區碧水灣小區的別墅(96幢、21幢、49幢、69幢、70幢、72幢、16-2幢、32-1幢、66-2幢)的產權變更至華宇公司名下,如不能變更則由錢碧芳與華寧公司連帶給付對價約1500萬元(實際價值按照市場評估價計算);3.華寧公司將其所享有的對江寧區建設局的債權1650萬元轉移歸華宇公司所有;4.華寧公司將其享有的對江寧區國土局債權中的70%(即1400萬元)轉移歸華宇公司所有;5.錢碧芳協助祝長春、華宇公司將其所享有的華宇公司的25%股權(出資250萬元)變更至祝明安名下;6.錢碧芳及華寧公司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被上訴人辯稱

錢碧芳答辯稱,華寧公司與華宇公司法定代表人均為祝長春,兩公司的實際經營權亦由祝長春長期把持,錢碧芳負責銷售工作。由于祝長春隱瞞經營信息,私自注冊成立同業公司,存在隱匿公司資產、土地投資失誤等不當行為,為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錢碧芳要求清算公司資產。2002年11月12日,雙方簽訂《華寧決議》約定:(1)祝長春將其在華寧公司的股權一次性轉讓給汪賢琛,并退出華寧公司的經營;(2)雙方委托審計機構對華寧公司截至2002年11月12日的財務狀況進行審計,在審計報告作出前,公司的所有對外支出立即暫停。但此后,在江寧區法院審理期間,江蘇眾興會計師事務所對兩公司進行了初步審計,2003年1月23日,雙方達成《華寧華宇決議》及《補充決議》。2003年1月23日,雙方在江寧區法院主持下就有關事項進一步達成協議:(1)華寧公司給付華宇公司520萬元;(2)華寧公司、華宇公司的房產不再調整。同日,錢碧芳與祝長春在江寧區法院簽訂《債權轉讓及委托收款協議書》,雙方交接了兩公司的印章,錢碧芳向華宇公司開具一張未寫日期的520萬元轉賬支票(錢碧芳要求祝長春履行協議、當日將資料交接完后兌付支票)。但是:1.祝長春未按約定將華寧公司資料在當日交給華寧公司,致使錢碧芳無法核對華寧公司的工程款欠款數額?;菊嗣婀こ糖房釵?000多萬元,錢碧芳多次向祝長春催要依約應由其承擔的超出550萬元部分的工程款均未果。印鑒交接后,錢碧芳至銀行查詢得知華寧公司賬面金額與銀行實際金額相差500多萬元,因祝長春拒不說明去向,阻止祝長春520萬元支票兌付系錢碧芳的自救舉措。2.根據雙方約定,祝長春應持委托書向江寧區建設局行使債權并劃入華寧公司賬戶用于支付前述四項費用。但時至今日,華寧公司未獲得分文,華寧公司只得撤銷了對祝長春的委托,自行向江寧區建設局主張債權并正擬通過訴訟方式解決。3.華寧公司曾多次向江寧區國土局主張城北路460畝土地使用權或返還2000萬元土地出讓金定金和預付款,均遭到拒絕,現正準備通過仲裁程序解決。4.錢碧芳接管華寧公司后,一直未能正??咕疃?,原因是:祝長春負責經營期間產生的碧水灣工程質量糾紛和延期交房致客戶索賠共形成了近二十起訴訟,華寧公司賠償了近百萬元;因無工程資料,工程款欠款無法核算并支付,致使大量施工隊伍多次圍堵華寧公司辦公場所,華寧公司幾乎陷于癱瘓狀態。5.2003年度企業所得稅經匯算尚應交稅2500萬元,按約定祝長春應承擔70%即1750萬元,但祝長春至今拒絕承擔。

因此,錢碧芳認為,1.由于祝長春拒絕交付華寧公司工程資料的行為致華寧公司無法核對工程款及祝長春、華宇公司應分擔的數額,阻止其兌付支票是自力救濟行為,亦是同時履行抗辯的合法行為,故在祝長春未同時履行該項義務的情況下,應駁回其要求支付520萬元的訴訟請求。2.因爭議雙方在2003年1月23日調解時已明確華寧公司、華宇公司的房產不再調整,故祝長春、華宇公司要求錢碧芳及華寧公司變更8幢別墅的產權或賠付對價1500萬元的訴訟請求沒有合同依據和法律依據,依法應予駁回。3.因爭議雙方協商一致的是將對江寧區建設局債權在實現并支付完華寧公司四項費用后的余額才歸華宇公司所有,現債權轉讓條件尚未成就,故祝長春、華宇公司要求該1650萬元債權轉歸華宇公司所有的訴訟請求違反雙方約定,依法應予駁回。4.華寧公司對江寧區國土局的債權,依合同性質不得轉讓(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土地使用權轉讓條件),且尚未取得權利或獲得相應補償,故祝長春、華宇公司要求取得對江寧區國土局1400萬元債權的訴訟請求沒有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依法應予駁回。5.因祝長春拒絕承擔欠稅款而華寧公司的資產主要體現為華寧公司對華宇公司的應收賬款,錢碧芳及華寧公司現客觀上無力獨自承擔應納稅款,在該問題得到妥善解決前拒絕轉讓在華宇公司的股權。

錢碧芳、華寧公司反訴稱,雙方于2002年11月12日簽訂《華寧決議》,2003年1月23日簽訂《華寧華宇決議》,同日又簽訂《補充決議》。上述協議簽訂后,祝長春及華宇公司并未按約履行,侵害了錢碧芳及華寧公司的合法權益。其主要事實及理由:(一)關于華寧公司應交稅款問題。根據《華寧華宇決議》約定,華寧公司和華宇公司在2003年企業所得稅匯算時,按照會計師事務所審計報告所列應繳所得稅金額的70%,由祝長春與華宇公司承擔。祝長春控制華寧公司期間遺留了大量稅務問題,卻未向錢碧芳及華寧公司交代應交稅收情況,又拒不交付相關工程、財務資料,使得華寧公司無法準確核算應繳稅款,只能按現有資料進行預交2003年度華寧公司稅款242304.49元,并代華宇公司繳納稅收查補款120000元。上述2003年度華寧公司預交的所得稅242304.49元的70%應由對方承擔,待相關資料移交后經核算或稅務部門查補后的華寧公司應交稅款亦應由對方承擔70%。(二)關于550萬元以上部分的工程款?!恫鉤渚鲆欏吩級ǎ骸盎咀限被ㄔ昂捅趟逑钅課錘豆こ炭?各項)截止2003年1月22日,在550萬元以下部分由華寧公司和錢碧芳負責支付,550萬元以上部分由祝長春和華宇公司負責,工程款的支付由祝長春確認后由錢碧芳支付?!本鲆樽鞒齪?,因對方拒不交付工程資料及相關的合同、文件,導致至今無法確定所欠工程款的數額,現要求法院委托審計機構對工程欠款進行審計,以確定祝長春和華宇公司應承擔的數額。(三)關于公司資料和項目資料。根據約定,雙方簽署《股權轉讓協議書》后,均不再擔任對方公司的任何職務,并將各自保管的有關公司的證照、印章、檔案、文件、合同、債權債務憑證等在當日交給對方,而祝長春至今亦未履行此項合同義務。(四)關于車輛問題?;舅械謀鸝?蘇A-T6921)、依維克(蘇A-49440)、桑塔納(蘇A-51772)、昌河(蘇A-T5045)轎車各一輛,現仍由對方占有使用,經多次催要至今拒不返還。(五)關于祝長春給華寧公司造成的損失問題。祝長春經營華寧公司期間,因經營策略失誤,產生退花園面積款和工程維修費用及賠款等共計1060082元,該款項應由祝長春承擔。(六)祝長春擅自動用華寧公司資金7385582.57元?!痘鲆欏返?1條約定:在公司審計報告作出之前,公司所有對外支出立即暫停,祝長春不得對外簽署合同與銷售房屋,不得轉移銀行資金與房產。但祝長春從2002年11月12日至2003年1月23日期間,擅自動用華寧公司的7385582.57元資金用于支付碧水灣西苑的工程欠款,而2003年1月23日雙方簽訂《華寧華宇決議》約定:碧水灣西苑小區未售完的部分歸華宇公司所有,祝長春也不再擔任華寧公司的股東。由此可見祝長春存在明顯的侵權行為,祝長春及華宇公司理應返還上述款項。(七)祝明安對華宇公司的股權受讓應支付相應的對價。根據雙方約定,錢碧芳將其所有25%的華宇公司股權轉讓給祝明安,協議簽訂后,錢碧芳即不再參與華宇公司的事務。錢碧芳及華寧公司認為,祝明安要求受讓該25%的華宇公司股權,應支付相應對價。現因祝長春等拒絕支付相應對價,故應當對截至2003年1月23日華宇公司的資產價值進行審計,以確定祝長春、祝明安應支付的對價金額。(八)對祝長春控制華寧公司期間隱匿的債權債務的處理。2003年1月23日之前,華寧公司一直由祝長春實際控制并經營,雙方談判期間,祝長春隱匿了大量的債權債務,除以上所列之外,祝長春隱匿的華寧公司的債務應由其自行承擔,隱匿的債權和收益應返還給錢碧芳及華寧公司。綜上,祝長春及華宇公司的行為已經侵害了錢碧芳及華寧公司的權益,嚴重影響了華寧公司的正常經營。據此請求:1.祝長春、華宇公司承?;疽言そ壞?003年度企業所得稅242300.49元的70%,即169613.14元;承?;疽蜃柿喜蝗形慈范ㄓ善笠鄧盟暗?0%,約1.2萬元;2.祝長春、華宇公司承?;疽呀贍傻囊話閿鄧?、印花稅等共計274156.73元的70%即191909.71元;承擔稅務部門尚未確認的華寧公司其他應交各項稅款(營業稅及附加稅、土地增值稅、印花稅等)的70%,約1.4萬元;3.祝長春、華宇公司承擔經審計確認的華寧公司截至2003年1月23日應付各項工程款中超過550萬元以上部分的各項工程款,約150萬元;4.祝長春、華宇公司返還華寧公司所有的公司資料和項目資料;5.祝長春、華宇公司返還華寧公司所有的別克(蘇A-T6921)價值357368元、依維克(蘇A-49440)價值147643元、桑塔納(蘇-51722)價值172000元、昌河(蘇A-T5045)價值48500元各一輛,如不能返還,按原價賠償;6.祝長春、華宇公司承擔祝長春在經營華寧公司期間因延期交房、工程質量問題而賠償客戶的各項經濟損失共計1060082元;7.祝長春、華宇公司返還2002年11月12日至2003年1月23日談判期間侵占的華寧公司資金7385582.57元;8.祝長春、祝明安向錢碧芳給付華宇公司股權轉讓對價約600萬元;9.祝長春、華宇公司承擔其他隱匿的華寧公司2003年1月23日前發生的債務并返還隱匿的華寧公司2003年1月23日前形成的權益,約350萬元的70%,即245萬元。10.祝長春返還錢碧芳存留在華宇公司的私人辦公及生活用品,價值約5萬元;11.以上1-10項訴訟請求數額合計為19558698.42元,如經審計后確定的數額有超出部分,對超出部分保留訴權;12.由對方承擔本案的訴訟費用。

一審法院認為,祝長春與錢碧芳于2002年11月12日簽訂的《華寧決議》、于2003年1月23日在江寧區法院主持下簽訂的《華寧華宇決議》,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國家有關法律規定,并得到汪賢琛、祝明安認可,依法應當認定為合法有效。上述各項決議達成后,雙方均應依約定內容享有權利、履行義務?!痘罹鲆欏反锍珊?,錢碧芳利用江寧區法院讓其辦理兩公司股權轉讓工商變更手續的有利條件,只將祝長春在華寧公司的股權辦理變更至汪賢琛名下并變更華寧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其父錢久忠,扣壓了關于轉讓其在華宇公司股權的轉讓協議等資料,不辦理將其在華宇公司的股權轉讓至祝明安名下的工商變更手續,且在江寧區法院解除凍結華寧公司銀行存款1365萬元時,將應付給華宇公司的520萬元款項取走,還直接至江寧區建設局主張其本已轉移給華宇公司的債權等做法,均有違誠信原則。錢碧芳只享受決議賦予其的權益而不承擔約定義務的行為,是糾紛產生的根本原因,對此,錢碧芳應承擔主要責任。

案件爭議焦點是祝長春、華宇公司的本訴請求及錢碧芳、華寧公司的反訴請求應否支持問題。

(一)關于祝長春、華宇公司本訴的五項訴訟請求應否支持問題。

1.關于錢碧芳與華寧公司應否連帶給付華宇公司520萬元款項之訴請。該520萬元是祝長春與錢碧芳為調整華寧公司與華宇公司資產,為分割江寧區法院凍結的華寧公司銀行存款1365萬元而作的約定?!痘罹鲆欏分興皆級ɑ痙指罟?00萬元,后在江寧區法院調解下,雙方同意調整為520萬元,錢碧芳亦按約定開具了銀行支票。現祝長春與華宇公司請求判令華寧公司給付華宇公司520萬元,應予支持。雖《華寧華宇決議》約定的只是華寧公司對華宇公司的給付,但本質上卻系錢碧芳與祝長春交易華寧公司與華宇公司股權的結果。因此,錢碧芳應對華寧公司給付華宇公司520萬元款項承擔連帶給付義務。

2.關于華寧公司將位于南京市江寧區碧水灣小區的96幢、21幢、49幢、69幢、70幢、72幢、16-2幢、32-1幢、66-2幢別墅的產權變更至華宇公司名下,如不能變更則由錢碧芳與華寧公司連帶給付對價約1500萬元(實際價值按照市場評估價計算)之訴請。該訴請是《華寧華宇決議》明確約定內容,雖在江寧區法院主持雙方調解時,要求雙方就華寧公司與華宇公司的房產不再調整,祝長春和錢碧芳亦表示可以不再調整。但祝長春認為其作出不再調整兩公司房產的意思表示系基于雙方全面履行《華寧華宇決議》、盡快解決爭議問題而作的讓步。現錢碧芳不講誠信的行為已嚴重侵害了祝長春作為兩公司大股東的合法權益,故堅決要求按《華寧華宇決議》中約定的條款履行。一審法院認為江寧區法院對祝長春、錢碧芳不再調整兩公司房產的要求,對祝長春、錢碧芳均不產生法律意義上的約束力。本著公平合理的原則,祝長春要求依照《華寧華宇決議》約定內容分割兩公司資產,應予支持。

3.關于華寧公司將債權轉移給華宇公司的兩項訴請,即對江寧區建設局的1650萬元債權和對江寧區國土局債權中的70%(即1400萬元)轉移歸華宇公司所有之訴請。因《華寧華宇決議》明確約定“華寧公司享有的對江寧區建設局的債權1650萬元(暫定),由祝長春負責追回,在30日內支付完碧水灣小區的維修基金(約350萬元)、紫薇花園物業維修基金(約196萬元)、碧水灣小區前期拆遷費用120萬元,碧水灣小區修路費用約100萬元后,余額歸祝長春和華宇公司所有”;“華寧公司如收回城北路460畝地塊,應給付華宇公司1400萬元,如收回現金,則按70%的比例給付華宇公司”。一審審理期間各方均表示愿意照此履行,應支持。

4.關于錢碧芳協助祝長春、華宇公司將其所享有的華宇公司的25%股權(出資250萬元)變更至祝明安名下之訴請。錢碧芳已將祝長春在華寧公司的股權無償轉讓至其母名下并辦理了工商登記變更手續,故應按《華寧華宇決議》約定將其在華宇公司的股權轉讓給祝明安。

(二)關于錢碧芳和華寧公司所提11項反訴請求應否支持問題。

1.關于祝長春、華宇公司承?;疽言そ壞?003年度企業所得稅242304.49元的70%,為169613.14元;承?;疽蜃柿喜蝗形慈范ㄓ善笠鄧盟暗?0%,約1.2萬元之訴請。錢碧芳和華寧公司提出審計華寧公司和華宇公司財務賬目,以確認兩公司應繳納的企業所得稅及其他各類稅費數額。但依照雙方“華寧公司和華宇公司在2003年度的企業所得稅由祝長春和華宇公司承擔70%;錢碧芳和華寧公司承擔30%”的約定,只要華寧公司和華宇公司各自將其2003年度的完稅憑證拿出即可解決該項爭議,故無需通過審計確定?;咎峁┲ぞ葜っ髕湟呀贍?003年度的企業所得稅款額為206789.70元,按雙方約定,祝長春和華宇公司應承擔144752.79元。錢碧芳和華寧公司要求祝長春、華宇公司承擔169613.14元和1.2萬元稅款無事實依據,不予支持。對華寧公司和華宇公司尚未繳納的2003年度的企業所得稅,雙方可在實際繳納后,憑完稅憑證要求對方按約定的比例另行處理。

2.祝長春、華宇公司承?;疽呀贍傻囊話閿鄧?、印花稅等共計274156.73元的70%,即191909.71元;承擔稅務部門尚未確認的華寧公司其他應交各項稅款(營業稅及附加、土地增值稅、印花稅等)的70%,約1.4萬元之訴請?!痘鲆欏芬芽悸撬胺巖蛩?,但并未對雙方如何承擔作出約定?!痘罹鲆欏分幻魅妨慫蕉云笠鄧盟俺械1壤?,且該決議第八條明確約定“除上述所列項目外,華寧公司、華宇公司的其他資產和負債由各公司自行享有和處理”。因此,錢碧芳和華寧公司該反訴請求沒有依據,不予支持。

3.關于祝長春、華宇公司承擔經審計確認的華寧公司截至2003年1月23日應付碧水灣小區和紫薇花園各項工程款中超過550萬元以上部分的各項工程款約150萬元之訴請。錢碧芳和華寧公司要求審計華寧公司賬目以確認應付工程款數額。依照雙方“華寧公司承擔碧水灣和紫薇花園項目未付工程款在550萬元以下的部分,550萬元以上部分由祝長春和華宇公司負責支付,工程款的支付由祝長春確認后由錢碧芳支付”的約定,只要錢碧芳和華寧公司將由祝長春確認后給付的工程款憑證拿出,超出550萬元部分由祝長春和華宇公司承擔即可,無需通過審計確認。現華寧公司提供的2003年1月23日后,其支付各項工程款,共計3228078元,尚未達到550萬元,因此,錢碧芳和華寧公司無權要求祝長春和華宇公司承擔該項工程款。

4.關于祝長春、華宇公司返還華寧公司所有公司資料和項目資料之訴請。兩公司賬冊等資料已封存于一審法院,判決后將全部歸還雙方。

5.關于祝長春、華宇公司返還華寧公司所有的別克(蘇A-T6921)價值357368元、依維克(蘇A-49440)價值147643元、桑塔納(蘇A-51722)價值172000元、昌河(蘇A-T5045)價值48500元各一輛,如不能返還,按原價賠償之訴請。因該四輛汽車均在2001年1月17日前購置,別克和昌河已被華寧公司獎勵員工歸私人所有,且《華寧華宇決議》明確約定“除上述所列項目外,華寧公司、華宇公司的其他資產和負債由各公司自行享有和處理”。因此,錢碧芳和華寧公司主張這四輛汽車所有權的請求,不予支持。

6.關于祝長春應承擔在經營華寧公司期間因延期交房、工程質量問題而賠償客戶的各項經濟損失共計1060082元的訴請。2003年1月23日之前,祝長春為華寧公司董事長,錢碧芳為華寧公司總經理,在錢碧芳提交的華寧公司的財務支出憑證上,既有祝長春簽字,亦有錢碧芳簽字,證明系雙方共同經營的結果。2003年1月23日之后,華寧公司已由錢碧芳全面管理,且雙方已明確約定“除上述所列項目外,華寧公司、華宇公司的其他資產和負債由各公司自行享有和處理”。現錢碧芳要求祝長春承擔所謂經濟損失1060082元,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7.關于祝長春和華宇公司應返還2002年11月12日至2003年1月23日談判期間侵占的華寧公司資金7385582.57元之訴請。錢碧芳認為雙方簽訂《華寧華宇決議》后,其通過查閱華寧公司財務賬,才發現祝長春在2002年11月12日至2003年1月23日期間,利用掌控華寧公司經營和財務之便,將華寧公司款項5645450.16元用于支付華宇公司的工程款,華寧公司還應有1740132.41元現金。自己是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簽訂了《華寧華宇決議》,該5645450.16元款項及1740132.41元現金,不應屬于《華寧華宇決議》約定的內容,祝長春和華宇公司應當返還7385582.57元。祝長春認為,雙方曾共同擁有華寧公司和華宇公司,兩公司系共同股東持股公司,在資金往來、從業人員等方面存在諸多關聯?;罟鏡牟莆竇欽似局ず鴕兇酥貝娓?,證明華宇公司在2002年6月27日至2002年12月31日期間,共為華寧公司對外付款達3071.8萬元。錢碧芳作為兩公司小股東,應當知道其在與兩公司大股東分割兩公司資產時其應得資產的比例,因此雙方《華寧華宇決議》才明確約定“華寧公司與華宇公司截至2003年1月22日相互之間的債權債務相互抵消,互不追償”。一審法院認為,在2003年1月23日之前,華寧公司和華宇公司均由祝長春和錢碧芳共同經營管理,錢碧芳理應知曉兩公司在財務往來上存在互為對方付款狀況。且《華寧華宇決議》明確約定“華寧公司與華宇公司截至2003年1月22日相互之間的債權債務相互抵消,互不追償”。因此,錢碧芳要求認定7385582.57元不屬《華寧華宇決議》約定的內容,祝長春和華宇公司應當返還7385582.57元的請求,不予支持。

8.關于祝長春和華宇公司承擔其他隱匿的華寧公司2003年1月23日前發生的債務并返還其隱匿的華寧公司2003年1月23日前形成的權益,約350萬元的70%,即245萬元之訴請。因錢碧芳和華寧公司并未舉證證明祝長春和華宇公司隱匿華寧公司在2003年1月23日前產生的債務和權益的事實,故該項訴請無事實依據,不予支持。

9.關于祝長春、祝明安向錢碧芳給付華宇公司股權轉讓對價約600萬元之訴請?!痘罹鲆欏吩級?,“祝長春將其所持有的在華寧公司的股權(1400萬元)一次性轉讓給第三人汪賢琛享有,錢碧芳將其所持有的在華宇公司的股權(250萬元)一次性轉讓給祝明安享有,轉股協議另行簽訂”。祝長春將其在華寧公司的股權轉讓給錢碧芳之母,錢碧芳將其在華宇公司的股權轉讓給祝長春之父,雙方對兩公司資產的調整是平衡轉讓股權的對價。錢碧芳在江寧區法院簽署《華寧華宇決議》及相關協議后,在未支付任何對價的情況下將祝長春擁有的華寧公司股權轉至自己母親名下并辦理了工商登記變更手續,現要求祝長春、祝明安向其支付轉讓25%華宇公司股權的對價600萬元,違反雙方的約定,該請求不予支持。

10.關于祝長春返還錢碧芳存留在華宇公司的私人辦公及生活用品,價值約5萬元之訴請。雖該訴請不在爭議案件審理范圍之內,理應駁回,但祝長春在本案審理中表示錢碧芳的私人物品可隨時取回,故錢碧芳應自行取回該項訴請之物品。

綜上,祝長春和華宇公司訴請合法有據,應予支持;錢碧芳和華寧公司的反訴請求,對合法有據的部分依法予以支持,對無事實和法律依據的部分依法予以駁回。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條、第八條、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第六十條、第八十八條之規定,判決:(一)華寧公司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給付華宇公司款項520萬元,錢碧芳對華寧公司的此項付款義務承擔連帶責任。(二)錢碧芳和華寧公司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將碧水灣小區96幢、21幢、49幢、69幢、70幢、72幢、16-2幢、32-1幢、66-2幢的所有權辦理至華宇公司名下;祝長春和華宇公司在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將碧水灣西苑的三間門面房、三幢別墅、六套公寓的所有權辦理至華寧公司名下。(三)錢碧芳和華寧公司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將其享有的對江寧區建設局的債權1650萬元,轉讓給祝長春和華宇公司。祝長春和華宇公司取得該款30日內,應支付碧水灣小區的維修基金(350萬元)、紫薇花園物業維修基金(196萬元)、碧水灣小區前期拆遷費用120萬元、碧水灣小區修路費用100萬元。(四)錢碧芳和華寧公司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將其享有的對江寧區國土局的債權中的1400萬元轉讓給祝長春和華宇公司。(五)錢碧芳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將其享有的華宇公司的25%股權(250萬元),轉讓至祝明安名下,并辦理好工商變更登記手續。(六)祝長春和華宇公司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給付華寧公司已繳納2003年度的企業所得稅稅款144752.79元。(七)華寧公司和華宇公司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將封存在一審法院的各自財務賬冊等資料自行取回。(八)錢碧芳自行取回其存放在華宇公司的私人物品。(九)駁回錢碧芳和華寧公司的其他反訴請求。本訴案件受理費276010元由錢碧芳和華寧公司負擔;反訴案件受理費107893.49元,由祝長春和華宇公司負擔26974元,錢碧芳和華寧公司負擔80919.49元。

錢碧芳、華寧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審法院拒不采納錢碧芳對兩公司進行審計的要求,以致在未審計的情況下就對公司股權和資產予以分割,造成一審判決錯誤,故要求二審法院對兩公司進行審計,撤銷一審判決并依法改判。其主要理由:

(一)一審判決所有判項均有錯誤。1.判決由錢碧芳、華寧公司連帶給付華宇公司520萬元不當。錢碧芳及華寧公司之所以未給付對方該筆款項,系因為根據雙方約定祝長春、華宇公司應履行交付華寧公司證照、印章等義務,在其未履行該義務前提下,錢碧芳及華寧公司對給付520萬元款項享有同時履行抗辯權。另外,簽訂《華寧華宇決議》的次日,錢碧芳發現華寧公司賬上560余萬元資金被祝長春擅自用于支付華宇公司外欠的工程款,故即使華寧公司給付對方520萬元亦應予以抵消。2.一審判決華寧公司應繳納的稅款問題不當。祝長春及華宇公司簽約后未如約履行義務,華寧公司在由祝長春控制期間遺留了嚴重的稅務問題,在雙方協商談判過程中不如實披露華寧公司應交稅款情況,拒不交付相關工程、財務資料、使得華寧公司無法準確核算應繳稅款,只能按現有資料預交2003年度稅款242304.49元,并代華宇公司繳納稅收查補款1.2萬元。雙方《華寧決議》關于稅款問題的約定并不是單指“2003年度企業所得稅”,而是包括了華寧、華宇公司三個項目的各項稅款。而一審判決僅部分支持了錢碧芳及華寧公司關于稅收的反訴請求,顯失公平,亦不符合事實和法律規定。請求二審法院應依法判令對方按雙方約定全面履行其應承擔的納稅義務。對方承擔2003年度華寧公司預交的所得稅242304.49元的70%,同時要求明確尚未確定的華寧公司應交稅款待經核算或稅務部門查補后亦由祝長春及華宇公司承擔其中的70%。3.關于一審判決第三項錢碧芳和華寧公司將碧水灣小區96幢、21幢、49幢、69幢、70幢、72幢、16-2幢、32-1幢、66-2幢的所有權辦理至華宇公司名下,祝長春和華宇公司將碧水灣西苑的三間門面房、三幢別墅、六套公寓的所有權辦理至華寧公司名下問題,與事實不符。2003年1月23日在江寧區法院調解時,雙方均已經作出上述房屋不再調整的真實意思表示,且在當時的卷里予以記載。一審庭審時錢碧芳已經提交了相關證據。因此,一審法院的該項判決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應依法改判。4.一審判決將華寧公司享有的對江寧區建設局1650萬元債權轉讓給祝長春和華宇公司所有無事實及法律依據。祝長春在約定期限內未按《華寧華宇決議》約定履行追回債權的義務,華寧公司才書面通知祝長春該債權由華寧公司負責追回。而且直至今日江寧區建設局并未確認該債權的實際數額,也拒絕向華寧公司支付。因該債權涉及第三人權益且處于不確定狀態,不宜于本案中進行處理。一審判決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依法應予駁回或改判。5.一審法院判決將華寧公司享有對江寧區國土局債權中的1400萬元轉移給華宇公司所有存在問題。該債權涉及城北路460畝土地使用權問題,至今尚未解決。根據《華寧華宇決議》約定,華寧公司如實現該債權才能將其中70%給付華宇公司。截至目前,華寧公司一直在積極主張卻并未實現此債權,所以一審此判項內容目前尚無從談起。而且雙方對此問題后來還有專門約定,故如果判決上述債權轉移給華宇公司,亦應同時判決其依約履行給付錢碧芳本金624萬元。6.關于一審判決第五項判令錢碧芳將其享有的華宇公司的25%股權(250萬元)轉讓給祝明安的問題?!痘罹鲆欏吩級ā扒譚冀湓諢罟竟扇ㄗ酶C靼病?,是有償轉讓股權的意思表示,因此在祝明安未支付對價前提下提出此項請求,無事實和法律依據。如對方認為是無償轉讓,則應屬贈與性質,而本案中,該贈與標的物即25%股權并未辦理過戶手續,贈與并未生效。因此,應駁回對方的此項訴訟請求。其實錢碧芳將華宇公司股權轉讓給祝明安,將不再參與華宇公司的任何事務,對方理應支付相應的對價約600萬元,一審判決未支持錢碧芳反訴主張祝長春、祝明安受讓華宇公司股權應支付相應對價的請求不當,應予改判。

(二)一審判決對錢碧芳和華寧公司諸多反訴請求均未予支持,應予改判。具體而言:1.關于超出550萬元以上部分的工程款問題?!恫鉤渚鲆欏吩級ǎ骸盎咀限被ㄔ昂捅趟逑钅課錘豆こ炭?各項)截止2003年1月22日的在550萬元以下部分由華寧公司和乙方錢碧芳負責支付,550萬元以上部分由甲方祝長春和華宇公司負責,工程款的支付由甲方確認后由乙方支付?!庇捎謐3ご壕懿喚桓豆こ套柿霞跋喙氐暮賢?、文件,使得至今無法確定所欠工程款的具體數額,現要求二審法院通過審計確定祝長春和華宇公司應承擔的數額。2.關于碧水灣28畝土地使用權問題?!痘罹鲆欏泛?,雙方對此事又有進一步約定,依據“華寧公司碧水灣28畝土地使用權問題由甲方負責處理,如未能解決而發生補充出讓金、??畹?,均由甲方和華宇公司承?!敝級?,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支持華寧公司的該項請求。3.關于返還華寧公司車輛問題?;舅械謀鸝?蘇A-T6921)、依維克(蘇A-49440)、桑塔納(蘇A-51722)、昌河(蘇A-T5045)轎車各一輛,現仍由對方占有使用,經多次催要仍拒不返還。一審判決以其公司已將車輛獎勵給職工的認定是錯誤的,因為作為公司固定資產的車輛由一人擅自決定用于獎勵和分配是違法的,《華寧決議》明確約定“雙方對各自管理的下屬工作人員的私下許諾由承諾人自行承擔兌現,不得以公司財產支出”,因此,對方無權處置,應依法予以返還。4.因祝長春經營不善給華寧公司造成的1060082元損失應依法予以賠償。祝長春經營華寧公司期間,由于經營策略失誤,因退花園面積款和工程質量問題產生的維修費用及賠款共計1060082元,理應由祝長春承擔。5.關于祝長春擅自動用華寧公司的資金依法應予以返還并賠償由此造成的經濟損失。祝長春擅自動用華寧公司資金7385582.57元,2002年11月12日的《華寧決議》約定:在公司審計報告作出之前,公司的所有對外支出,立即暫停,祝長春不得對外簽署合同與銷售房屋,不得轉移銀行資金與房產。決議簽訂后,祝長春從2002年11月12日至2003年1月23日期間,擅自動用華寧公司的7385582.57元資金用于支付碧水灣西苑的工程欠款,而2003年1月23日雙方簽署《華寧華宇決議》約定:“碧水灣西苑小區未售完的部分歸華宇公司所有而祝長春也不再擔任華寧公司的股東?!笨杉?,祝長春在兩個多月時間內存在明顯的侵權行為,祝長春、華宇公司應當返還上述款項,并承擔由此給華寧公司造成的經濟損失。6.關于祝長春在經營華寧公司期間債權、債務問題應依據事實和法律,作出公正裁決。祝長春在控制華寧公司期間隱匿的債權債務的處理在2003年1月23日前,華寧公司一直由祝長春實際控制并經營,在雙方談判期間,祝長春隱匿了大量的債權債務,除以上所列之外,祝長春隱匿的華寧公司的債務應由其自行承擔,祝長春隱匿的債權和收益應返還給華寧公司。

綜上,據此請求:1.祝長春、華宇公司承?;駒そ?003年度企業所得稅242304.49元的70%,即169613.14元;承?;疽蜃柿喜蝗形慈范ㄓ善笠鄧盟暗?0%約1.2萬元。2.判令祝長春、華宇公司承擔:華寧公司已交一般營業稅、印花稅等共計274156.73元的70%即191909.71元;稅務部門尚未確認的華寧公司其他應交各項稅款(營業稅及附加、土地增值稅、印花稅等)的70%,約1.4萬元。3.祝長春、華宇公司承擔經審計確認的華寧公司截至2003年1月23日應付各項工程款中超過550萬元以上部分的各項工程款,約150萬元。4.返還屬于華寧公司的公司資料和項目資料;5.依法確定華寧公司碧水灣28畝土地的使用權,該土地使用權遺留問題及由此而發生的一切費用由祝長春、華宇公司承擔。6.返還華寧公司所有的別克(蘇A-T6921)價值357368元、依維克(蘇A-49440)價值147643元、桑塔納(蘇A-51722)價值172000元、昌河(蘇A-T5045)轎車價值48500元各一輛,如不能返還,按原價賠償。7.祝長春承擔在其經營華寧公司期間因延期交房、工程質量問題而賠償客戶的各項經濟損失共計1060082元。8.祝長春、華宇公司返還2002年11月12日至2003年1月23日談判期間侵占華寧公司資金7385582.57元工程款。9.祝長春、祝明安支付錢碧芳擁有的華宇公司股權轉讓的對價600萬元。10.祝長春承擔其隱匿的華寧公司2003年1月23日前發生的債務并退還隱匿的華寧公司2003年1月23日前形成的權益,約350萬元的70%,即245萬元。11.祝長春返還其擅自支取的約27020427.4元并承擔該筆款項的稅金。12.請求二審法院依法對該案所涉財產進行審計。13.對審計后的超出部分錢碧芳及華寧公司保留訴權。14.祝長春、華宇公司承擔全部訴訟費用。

祝長春和華宇公司答辯稱,錢碧芳及華寧公司上訴理由不成立,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具體理由如下:

(一)錢碧芳及華寧公司關于稅款的上訴理由不成立?!痘鲆欏范運翱畹鬧擲嗉案旱1壤廾魅吩級?,且也沒有實際履行,所以才有后續的糾紛?!痘罹鲆欏芬丫魅吩級ɑ?、華宇公司2003年度的所得稅由華宇公司承擔70%、華寧公司承擔30%。根據該約定,所得稅以外的其他稅種并不能按此比例負擔。一審判決不支持錢碧芳和華寧公司對尚未實際發生的稅款及對所得稅之外的營業稅、印花稅等稅款主張權利的請求,完全符合雙方對稅收承擔范圍的約定,對方該項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應予駁回。

(二)關于工程款超過550萬元部分的負擔問題?!恫鉤渚鲆欏吩級?,截至2003年1月23日的華寧公司所開發碧水灣、紫薇花園工程款550萬元以下部分由錢碧芳負責支付,超過部分由祝長春負責支付,款項需由祝長春確認后錢碧芳方能支付。錢碧芳未能舉證證明其支付工程款已經超過550萬元,一審判決駁回其該項請求符合雙方約定和客觀事實,該項上訴請求無任何意義,二審法院應當予以駁回。

(三)關于華寧公司的公司資料和項目資料、四輛汽車及錢碧芳個人物品等一些實物的返還問題。錢碧芳并未證明華寧公司的公司資料和項目資料均在祝長春控制之下,一審法院將已經確認并收集到的資料查封于法院并判令雙方自行取回是恰當的。錢碧芳存放于華宇公司的私人物品,一審已判令其自行取回,祝長春及華宇公司對此并無異議,故其還為此上訴,沒有實際意義。四輛汽車均為2001年1月17日之前購買,早在簽訂《華寧華宇決議》之前已經被處置,根據雙方約定,屬于無需另行解決之事項,一審判決正確無誤。

(四)關于所謂的祝長春給華寧公司造成1060082元工程質量賠償款損失、擅自動用華寧公司資金7385582.57元、承擔隱匿的華寧公司債務及退還隱匿的華寧公司權益245萬元等問題。2003年1月23日之前,錢碧芳直接參與公司的日常經營,華寧公司的經營結果錢碧芳應當負有同樣責任?;競突罟臼親3ご漢頹譚脊餐止煽刂頻墓?,兩公司在資金方面有諸多關聯往來,正是考慮這一特殊情況,雙方在《華寧華宇決議》中明確約定,“華寧、華宇兩公司截止至2003年1月22日相互間的債權債務相互抵消,互不追償”,“除決議有約定的項目外,兩公司的其他資產和負債由各公司自行承擔和處理”。錢碧芳主張由祝長春承擔隱匿華寧公司債務、退還隱匿華寧公司債權245萬元,但時至今日,也未能舉證證明。因此,一審判決對上述問題的認定并無不當。

(五)關于祝長春、祝明安支付錢碧芳擁有的華宇公司25%股權對價600萬元問題?!痘罹鲆欏芳捌淥喙匚募礱?,祝長春將其所有的華寧公司70%股權轉讓給錢碧芳之母汪賢琛,錢碧芳將其所有的華宇公司25%股權轉讓給祝長春之父祝明安,雙方均無須專門為此支付對價。祝長春早已依約將其擁有的華寧公司70%股權無償轉讓給了錢碧芳之母汪賢琛,而錢碧芳卻遲遲未履行應盡之義務,故其理應盡快轉讓其所擁有的華宇公司25%股權且無權要求獲取對價,一審判決該判項正確,應予維持。

(六)關于碧水灣28畝土地使用權及要求祝長春和華宇公司返還擅自支取27020427.4元款項問題。這些問題并不是錢碧芳及華寧公司一審所訴請之事項,是二審增加的訴訟請求,祝長春及華宇公司對于增加部分不予答辯,根據民事訴訟的基本要求,上訴請求不能超出一審訴請范圍,所以,二審法院應駁回其該上訴請求。

(七)關于審計及對超出部分錢碧芳和華寧公司保留訴權問題?;?、華宇兩公司股東均為祝長春和錢碧芳,雙方進行股權調整時沒有約定采取按照審計結論進行財產分割的方法,而是基于兩位股東對公司的了解及大致估算進行的,并在此基礎上正式簽訂了《華寧華宇決議》等有效決議。現祝長春及華宇公司已經全部履行了自己應盡的義務,對方卻又提出要重新通過審計分割公司財產,明顯不公。而且,將要求審計作為二審中一項獨立的訴訟請求,也不合適。至于所謂對超出部分“保留訴權問題”,充分說明對方到目前為止仍無法明確自己的訴請究竟是什么,其上訴所提訴請都是其憑空假想的,對這樣的訴訟請求只能駁回。一審法院未支持錢碧芳及華寧公司審計要求的理由恰當,結論正確,請求二審法院予以采信。

其他事項,均同意一審判決。雙方達成協議后,錢碧芳出具“空頭支票520萬元”、辦理華寧公司變更工商登記手續、將祝長春擁有的華寧公司70%股權辦至汪賢琛名下,在其已經享有雙方約定內容中全部權利的情況下,還提起上訴,足見其缺乏基本的誠信。總之,錢碧芳和華寧公司上訴請求缺乏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應全部予以駁回。

本院查明

本院經審理查明:為落實《華寧華宇決議》內容,2003年1月23日,錢碧芳、華寧公司與祝長春及華宇公司簽訂了《關于碧水灣28畝土地使用權問題的處理協議》、《關于城北路460畝地塊的處理協議》。關于城北路460畝地塊即華寧公司享有的對江寧區國土局債權問題,雙方約定:該土地在華寧公司名下,祝長春和華宇公司同意由華寧公司收回,如收回土地歸華寧公司開發,華寧公司支付給華宇公司1400萬元;如收回現金,其中70%給華宇公司;如因祝長春的過錯造成華寧公司既收不回土地,又沒收回現金,祝長春賠償錢碧芳624萬元。

關于華寧公司享有的對江寧區建設局債權問題,2003年1月23日,錢碧芳、華寧公司與祝長春及華宇公司簽訂的《華寧華宇決議》中,約定該債權由祝長春負責追回。同日,雙方簽訂的《債權轉讓及委托收款協議書》及向江寧區建設局出具的《債權轉讓通知》中,有轉讓債權和部分轉讓該債權及委托收款等意思表示。

錢碧芳向江寧區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后,江寧區法院應錢碧芳要求凍結華寧公司銀行存款的數額為13754252元。

錢碧芳上訴請求第5項關于碧水灣28畝土地使用權問題、第11項關于要求祝長春返還其擅自支取的約27020427.4元并承擔該筆款項稅金問題,為二審新增加的訴訟請求。而且,關于祝長春支取約27020427.4元錢一事,錢碧芳于《華寧華宇決議》簽訂之前就已經明確知道。

本院查明的其他事實與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相同。

本院認為

本院認為,祝長春、錢碧芳作為華寧公司和華宇公司的全部股東,通過召開股東會議、形成決議的形式,就兩公司股權及資產調整達成的《華寧華宇決議》和相關協議,符合法律規定,應認定有效。

雙方當事人爭議焦點,表現在解決本案糾紛應否進行審計、稅款和工程款等有關款項如何負擔、相關房產和車輛等實物如何處置、祝長春和祝明安應否就錢碧芳轉讓其擁有的華宇公司25%股權支付對價以及有關債權應否轉讓等方面:

(一)關于解決本案糾紛應否進行審計的問題。

錢碧芳一審時就以應繳納稅金無法自行準確計算等為由,提出對兩公司資產進行審計。一審法院認為僅根據雙方已有的約定,就可以斷明雙方之間稅收等糾紛應如何解決,故未支持其審計要求,該處理并無不當。錢碧芳二審重提審計要求,但并無新的、更充足的理由。祝長春一方主張祝、錢二人同為兩公司股東,一直參與經營,對公司基本情況都很了解,雙方圍繞股權分割問題簽訂的所有協議,都是建立在不審計、由雙方協商基礎之上的,且祝長春及華宇公司已經全部履行了自己應盡的義務,故不同意審計。祝長春一方主張理由成立,應予采信。

(二)關于稅款和工程款等有關款項如何負擔問題。

1.關于華寧公司應繳納的稅款問題?!痘罹鲆欏方鱸級肆焦揪?003年度企業所得稅的分擔比例,對企業所得稅以外其他稅種并無具體、明確約定。一審判決依據雙方“除上述所列項目外,華寧公司、華宇公司的其他資產和負債由各公司自行享有和處理”的約定,不支持錢碧芳和華寧公司對尚未實際發生的稅款及對企業所得稅之外的營業稅、印花稅等稅款主張權利的請求,并無不當。錢碧芳和華寧公司該項上訴請求理由不成立,予以駁回。

2.關于錢碧芳和華寧公司應否連帶給付華宇公司520萬元問題。根據《華寧華宇決議》約定,華寧公司應給付華宇公司600萬元,后雙方一致認可調整為520萬元,華寧公司理應依約支付該款項?;罟咀魑ɡ?,一審起訴時主張的該筆款項數額即520萬元,一審判決支持該訴請并無不當,錢碧芳及華寧公司此項上訴理由不成立,予以駁回。

3.關于工程款超過550萬元部分的負擔問題。雙方就碧水灣工程款確實約定超過550萬元部分由祝長春及華宇公司負擔,但經一審法院查明錢碧芳已經支付的工程款僅300多萬元,尚未達到由祝長春及華宇公司負擔的條件。故其主張應由對方負擔約150萬元,與事實不符,一審法院未予支持是正確的。

4.關于華寧公司1060082元工程質量賠償款損失的承擔、祝長春是否擅自動用華寧公司資金7385582.57元以及祝長春應否承擔隱匿的華寧公司債務并退還隱匿的華寧公司權益245萬元等問題?;境魷種柿課侍獾墓こ淌撬焦餐詡涫┕そǔ傻?,祝長春支取華寧公司資金7385582.57元的行為亦發生在《華寧華宇決議》簽訂之前?!痘罹鲆欏分忻魅吩級焦窘刂?003年1月22日彼此間的債權債務相互抵消,互不追償,均自行承擔和處理約定項目外的其他資產和負債。另外,錢碧芳雖主張由祝長春承擔隱匿華寧公司債務并退還隱匿華寧公司債權245萬元,但始終未能舉證證明。因此,一審判決駁回錢碧芳上述反訴請求并無不當。

(三)關于兩公司名下部分房產應否對調調整、華寧公司的公司資料和項目資料、四輛汽車及錢碧芳個人物品等一些實物應否返還問題。

祝長春提出,在江寧區法院的調查筆錄中,雙方雖然有過相關房產不再調整的意思表示,但因對方根本不履行其應盡義務,故要求仍按照《華寧華宇決議》履行。一審法院認為,相關房產不再調整只是江寧區法院調查過程中雙方作出的表示,非正式達成的協議,對當事人沒有強行約束力。加之考慮雙方實際履約狀況,一審法院支持祝長春該項請求判令雙方按照《華寧華宇決議》內容履行,并無不可。錢碧芳對此判項上訴,二審又未舉證證明,故對其該項請求不予支持。

一審法院已經判決雙方自行取回查封于法院的資料,錢碧芳及華寧公司既然沒有證據證明華宇公司尚有屬于華寧公司的資料,就理應服從該判項。錢碧芳要求對方歸還其存放于華宇公司的私人物品,一審已判令其自行取回,祝長春及華宇公司并未提出異議,對此項已被支持的訴請無需上訴,自行取回即可。

關于對華寧公司名下四輛汽車的處置行為,早在簽訂《華寧華宇決議》之前就已發生,錢碧芳作為一直參與公司經營的股東,理應知曉,根據雙方約定,屬于華寧公司自行承擔和處理的問題。

因此,一審判決對上述問題的處理并無不當。

(四)關于祝長春、祝明安應否就錢碧芳轉讓其擁有的華宇公司25%股權支付600萬元對價問題。

錢碧芳和祝長春是華寧公司、華宇公司的共同股東,《華寧華宇決議》及其他相關文件均表明,兩公司在進行股權調整、資產分割時,已經將股權轉讓的對價考慮在內,任何一方都無需為此另行支付對價。雙方約定祝長春將其擁有的華寧公司70%股權轉讓給錢碧芳之母汪賢琛,錢碧芳將其擁有的華宇公司25%股權轉讓給祝長春之父祝明安。現祝長春早已依約將其擁有的華寧公司70%股權無償轉讓給了錢碧芳之母汪賢琛,錢碧芳卻遲遲不履行應盡義務,還要求對方為此支付600萬元對價,其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五)關于對江寧區建設局債權和對江寧區國土局債權應如何處理問題。

雙方對該兩項債權順利實現后,彼此間如何分配問題,并無爭議。即雙方均認可對江寧區建設局的債權實現后,扣除碧水灣小區維修基金、紫薇花園物業維修基金、碧水灣小區前期拆遷費用及碧水灣小區修路等四項費用,余額歸祝長春和華宇公司。對江寧區國土局的債權實現后,關于土地或者現金的分配比例,也都已經達成一致意見。但對債權尚未實現之前,在祝長春和華宇公司與錢碧芳和華寧公司之間,是否發生債權轉讓,即對現在應由誰以何方名義向債務人主張權利,雙方認識不一。

根據一審法院和本院查明的事實,對江寧區建設局的債權,原系華寧公司名下,本案中雙方當事人簽署的多份協議及文件對該債權都有所提及。具體而言,《華寧華宇決議》約定該債權由祝長春負責追回,未體現有債權轉讓的意思,《債權轉讓及委托收款協議書》及向江寧區建設局出具的《債權轉讓通知》中,有關于債權轉讓、委托收款及部分轉讓等不同的意思表示。由此可見,雙方當事人對該債權是否轉讓、是全部轉讓抑或部分轉讓,存在約定不明和意思表示不一致的問題。一審判決指出,發生糾紛后雙方均同意按照《華寧華宇決議》履行,故應當根據《華寧華宇決議》約定的內容作出認定,并判令該債權歸祝長春享有。不過,按照一審法院所闡述的理由,依據《華寧華宇決議》處理,該債權就仍應歸于華寧公司名下,祝長春只是負責追回,而不應判令債權轉讓?;靖孟釕纖呃磧沙閃?,予以支持。一審處理結果有誤,應予變更。

關于對江寧區國土局的債權即城北路460畝地塊問題,根據《華寧華宇決議》和《關于城北路460畝地塊的處理協議》的約定,該土地在華寧公司名下,祝長春和華宇公司同意由華寧公司收回,收回后對華宇公司予以補償。由此可知,該債權對外應以華寧公司名義向債務人主張,并無債權轉讓的明確表示。一審認定《華寧華宇決議》的效力,又判令將該債權轉讓給祝長春和華宇公司,與當事人約定內容不符。錢碧芳和華寧公司請求對該項改判的理由成立,應予支持。

(六)關于碧水灣28畝土地使用權及祝長春和華宇公司返還擅自支取27020427.4元款項問題。

這兩項訴訟請求屬于錢碧芳及華寧公司二審時新增加的,祝長春和華宇公司對此不予認可,故雙方應自行協商解決,也可以另循法律途徑解決。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二審裁判結果

一、維持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04)蘇民二初字第6號民事判決第一項、第二項、第五項、第六項、第七項、第八項和第九項;

二、變更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04)蘇民二初字第6號民事判決第三項為:關于江蘇華寧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享有的對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建設局的債權,按照《江蘇華寧華宇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股東大會決議》第二條第6款的約定履行;

三、變更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04)蘇民二初字第6號民事判決第四項為:關于江蘇華寧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享有的對江蘇省南京市江寧區國土資源管理局的債權,按照《江蘇華寧華宇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股東大會決議》第二條第2款的約定履行;

四、駁回錢碧芳及江蘇華寧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其他上訴請求。

一審本訴案件受理費276010元,由錢碧芳和江蘇華寧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負擔110404元,祝長春和江蘇華宇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負擔165606元。一審反訴案件受理費107893.49元,按一審判決執行。二審案件受理費383903.49元,由錢碧芳和江蘇華寧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負擔218297.49元,祝長春和江蘇華宇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負擔165606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人員

審判長程新文

代理審判員劉銀春

代理審判員陳朝侖

裁判日期

二00六年四月十三日

書記員

書記員王冬穎

 
 
 
  知名律師推薦  
亓林律師
專長:股權設計、股權融資
電話:18856011822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
  最新文章  
  熱點排行  
律師合作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意見建議 | 關于我們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金亞太律所 電話:18856011822 QQ:314409254
信箱:[email protected] 河北快3跨度奖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