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快3跨度奖金表  律師論壇  律師查詢  法規查詢    合肥律師招聘    關于我們  
河北快3跨度奖金表
刑事辯護 交通事故 離婚糾紛 遺產繼承 勞動工傷 醫療事故 房產糾紛 知識產權
公司股權 經濟合同 建設工程 征地拆遷 債權債務 行政訴訟 非訴業務 法律顧問
熱門鏈接:
 當前位置: 河北快3跨度奖金表 » 非訴業務 » 股東訴訟 » 正文
林x恩與李x山等損害公司利益糾紛案二審判決書
來源: 河北快3跨度奖金表 www.uchol.icu   日期:2019-04-24   閱讀:

審理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
案  號: (2012)民四終字第15號
案件類型: 民事
案  由: 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
裁判日期: 2012-09-06

一審原告訴稱

一審原告林承恩以一審被告李江山、涂雅雅、華通公司共同侵權侵犯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等為由,向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一、李江山賠償因其謀取第三人香港新綸公司商業機會造成的約人民幣5800萬元以上(按照2005年的匯率計算,以法院實際核實的數額為準)的經濟損失;二、李江山謀取的上述收入歸香港新綸公司所有;三、涂雅雅、華通公司因共同侵權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一審法院查明

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稱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

一、關于江西新綸公司設立及注資的事實

2003年10月31日,香港新綸公司在香港依據香港公司條例注冊成立,注冊編號:868589。李江山、林承恩在香港新綸公司各占50%的股份。

2004年5月9日,江西新綸公司在南昌縣成立,注冊資本2999萬美元,法定代表人李江山,香港新綸公司為唯一股東。該公司董事長為李江山,董事林承恩、李林海。

2004年5月19日,香港新綸公司對江西新綸公司出資710萬港元,該款由李江山、林承恩各投資355萬港元。

2004年6月22日,江西泰豪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對江西新綸公司出具贛泰豪驗字(2004)0601號驗資報告,審驗結論為:截至2004年6月15日止,江西新綸公司收到香港新綸公司第一期繳納的注冊資本折合91.0606萬美元。

2005年6月28日,江西華泰會計師事務所對江西新綸公司出具華泰驗字(2005)029號驗資報告,審驗結論為:截至2005年6月23日止,香港新綸公司投入第二期注冊資本折合110.2988萬美元,連同第一期出資,江西新綸公司共收到股東繳納的注冊資本合計201.3594萬美元。本次驗資報告所附的驗資事項說明記載:上述匯入資本金賬戶的港幣860萬元,全部為香港新綸公司委托指派的江西新綸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江山投入,并已全部結匯。

2006年2月27日,江西華泰會計師事務所對江西新綸公司出具華泰驗字(2006)011號驗資報告,審驗結論為:截至2006年2月23日止,香港新綸公司投入第三期注冊資本折合181.5756萬美元,連同第一、二期出資,江西新綸公司共收到股東分三次繳納的注冊資本合計382.9350萬美元。本次驗資報告所附的驗資事項說明記載:第三期注冊資本實際繳入資本金賬戶為港幣,金額1408萬元。其中,408萬港元系投資者委托其指派的被投資單位江西新綸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江山投入,1000萬港元系投資者委托RWDCD HOLDINGS(HONG KONG)CO.LTD投入。資本金1408萬港元到賬后408萬港元已結匯,1000萬港元匯入境外公司購置設備。

2006年3月3日,江西華泰會計師事務所對江西新綸公司出具華泰驗字(2006)011-1號驗資報告,審驗結論為:截至2006年3月2日止,香港新綸公司投入第四期注冊資本折合1128.5042萬美元,連同第一、二、三期出資,江西新綸公司共收到股東分四次繳納的注冊資本合計1511.4392萬美元。本次驗資報告所附的驗資事項說明記載:上述貨幣資金全部為投資者委托RWDCD HOLDINGS(HONG KONG)CO.LTD匯入。到賬后全部匯出境外公司購置設備。

2006年8月1日,江西華泰會計師事務所對江西新綸公司出具贛華泰會驗字(2006)011-2號驗資報告,審驗結論為:截止2006年7月31日,江西新綸公司收到香港新綸公司第五期投入注冊資本279萬美元。連同第一、二、三、四期出資,共收到股東分五次繳納的注冊資本合計1790.4392萬美元。其驗資事項說明記載:上述貨幣資金全部為投資者委托其委任的被投資企業法人代表李江山匯入,到賬后匯出境外購置設備款180萬美元,99萬美元已結匯。

2010年4月7日,國家外匯管理局江西省分局作出贛匯檢罰字[2010]8號行政處罰決定書,認定江西新綸公司于2006年2月23日、24日,3月1日、7日,7月3日、6日,先后6次對外預付貨款1443.2860萬美元。由于對方未履行合同,一直未有貨物進口,至今未到外匯局辦理核銷手續,決定對江西新綸公司處以30萬元???。

二、關于萬和公司股權轉讓的事實

1998年5月13日,力高公司在香港依據香港公司條例注冊成立。

2004年5月12日,華通公司在香港依據香港公司條例注冊成立,注冊編號:900621。公司注冊地址:香港九龍尖沙咀麼地道67號半島中心A座5樓504室。公司股東:李江山,持有6200股;涂雅雅,持有3800股。

2004年9月24日,萬和公司在南昌縣成立,公司股東為華通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長李江山,董事涂雅雅、李曉欣。

2005年4月,華通公司與力高簽訂《股權轉讓協議》,華通公司向力高公司轉讓在萬和公司的85%股權,該協議未記載股權轉讓價款。2005年5月8日,南昌市對外貿易經濟合作委員會批復同意該股權轉讓。

2006年5月23日,華通公司與力高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由華通公司將其在萬和公司持有的15%股權無償轉讓給力高公司。2006年5月29日,南昌市對外貿易經濟合作委員會批復同意該股權轉讓。萬和公司董事會成員變更為:董事長黃若虹,董事黃若青、黃恒政。至此,力高公司持有萬和公司100%股權。

萬和公司出具付款憑證,證明華通公司向力高公司轉讓股權的價款為5040萬元人民幣。

三、關于700畝土地使用權出讓受讓的事實

2004年3月11日,香港新綸公司(甲方)與江西省南昌縣小藍工業園管理委員會(乙方)簽訂《合同書》,南昌縣人民政府作為監證單位蓋章。該合同第一條約定:由甲方在乙方的轄區內興辦“新綸高科技(江西)股份有限公司”投資項目,注冊資金3億港幣,投資總額8億港幣。第二條約定:甲方在乙方縣城南路隔堤象湖新區投資“香港華通花園”房地產項目,乙方以掛牌方式依法出讓700畝商住用地給甲方。第三條是關于甲、乙雙方的責任,其中約定由甲方提供其公司資料,乙方代理甲方在乙方轄區內就上述兩個項目注冊兩家由甲方獨資設立的外商獨資企業。合同的第四至第七條約定合同生效、違約及其他相關事宜。

2005年9月22日,萬和公司向南昌縣國土資源局交納6000萬元土地出讓款項。

2005年12月7日,甲方香港新綸公司,乙方南昌縣國土資源局,丙方萬和公司簽訂《補充協議書》,內容為:三方共同確認:甲方根據甲乙雙方于2005年9月19日簽訂的《協議書》向乙方提供的700畝項目用地土地出讓金預付款人民幣陸仟萬元整系丙方所有,其全部權益也歸丙方。

2006年3月7日,南昌縣國土資源局、南昌縣土地儲備交易中心發布(2006)第5號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公告:一、出讓宗地基本情況:NCX2006006號宗地位于南昌縣范圍內,象湖路以北,金沙二路以西,撫河故道以南,土地面積700畝;起始價為人民幣17.5萬元/畝;履約保證金6000萬元整。同時還對土地使用年限、容積率建筑密度等作了記載。二、競買人范圍:競買人必須是具備房地產開發資質。三、掛牌交易時間:自2006年3月27日上午9時至2006年4月7日上午10時?!豆賾諼蟻胤段諳蠛員?、金沙二路以西,撫河故道以南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公開出讓方案》注明:宗地受讓人必須遵守以下條件:1.宗地競買履約保證金為人民幣6000萬,其中1500萬元作為引進企業的保證金(不能充抵土地出讓金);2.宗地受讓人必須在2006年6月底以前在南昌縣小藍工業園引進一家注冊資本4500萬美元(其中前期注冊資金2900萬美元,掛牌前進資1450萬美元),年產值3000萬美元以上的企業;如受讓人未履行上述條件,該1500萬元保證金不予以退回;3.競買人須一次性付清土地出讓金。4.競買人應書面承諾如與鐵路西環線引線沖突必須服從。

2006年3月27日,萬和公司提交了《競買申請書》,并獲得了《競買資格證書》。

2006年3月27日,江西新綸公司向南昌縣國土資源局暨土地儲備交易中心遞交了兩份證明,一份證明的內容為:新綸高科技皮業(江西)有限公司系招商引資并落戶于南昌縣小藍工業園的外商獨資企業,注冊資本2999萬美元,現至今已實繳資本1511.4392萬美元,占應出資本的50.39%。另一份證明的內容為:江西萬和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和新綸高科技皮業(江西)有限公司系關聯企業,且均屬政府招商引資項目下的投資經營主體,并且新綸高科技皮業(江西)有限公司是由江西萬和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引進在南昌縣小藍工業園注冊資本金超2900萬美元的工業企業。根據有關協議,新綸高科技皮業(江西)有限公司同意因其投資經營(進資)所引致的700畝商住地競買權由江西萬和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承受。江西新綸公司的企業法人營業執照、驗資報告也附在南昌縣土地儲備交易中心的交易檔案中。

2006年4月4日,萬和公司向南昌縣土地儲備交易中心提交了《掛牌交易報價單》,申報單價為17.5萬元/畝。

2006年4月7日,南昌縣國土資源局與萬和公司簽訂《南昌縣掛牌出讓國有土地使用權成交確認書》,確認萬和公司以每畝17.5萬元競得NCX2006006號國有土地使用權,宗地位于南昌縣范圍內,象湖路以北,金沙二路以西,撫河故道以南,土地面積700畝。

2006年4月7日,南昌縣公證處向南昌縣土地儲備交易中心出具(2006)南內證經字第138號公證書,證明本次掛牌出讓活動及掛牌出讓結果真實、合法、有效。

一審法院認為

一審法院認為,原告林承恩、被告李江山、涂雅雅均系香港居民,林承恩以李江山違背股東董事的忠實義務,損害公司利益提起股東代表訴訟,本案為涉港侵權糾紛。根據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四終字第12號民事裁定書的認定,江西省南昌縣作為侵權行為地,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對本案享有管轄權。同時,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四十六條的規定,侵權行為的損害賠償,適用侵權行為地法律,因此,處理本案爭議的準據法應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

本案一審的爭議焦點是:一、原告林承恩能否提起本案股東代表訴訟;二、被告李江山是否利用職務便利謀取屬于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三、如謀取商業機會成立,應承擔何種法律責任及責任主體。

關于第一個爭議焦點。原告林承恩能否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在我國境內提起股東代表訴訟,涉及原告的訴權問題,而訴權問題屬程序范疇,根據法律適用的一般原則,對程序問題的處理應適用法院地法,即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地程序法。林承恩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向我院提起股東代表訴訟,并未違反法律的禁止性規定,應予準許。被告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條抗辯,認為原告不能代表境外的香港新綸公司提起股東代表訴訟,不能成立。林承恩的訴權應予?;?。

關于第二個爭議焦點。從本案來看,首先,2004年3月11日南昌縣小藍工業園管理委員會即與香港新綸公司簽訂了《合同書》,雙方約定由香港新綸公司在該管理委員會的轄區設立相應規模的企業,作為回報出讓給香港新綸公司投資的項目或設立的公司700畝商住用地的土地使用權。700畝商住用地的土地使用權具有較大的商業價值,南昌縣小藍工業園管理委員會有給予香港新綸公司700畝土地使用權這一商業機會的意愿,且香港新綸公司簽訂了《合同書》,愿意接受受讓土地的機會,因此,該700畝商住用地的使用權構成《公司法》上的商業機會。其次,香港新綸公司于2004年5月9日在南昌縣小藍工業園設立了江西新綸公司,江西新綸公司的出資也達到了700畝土地使用權受讓的條件。由此可見,香港新綸公司在積極履行《合同書》約定的設立企業的義務,并最終符合受讓700畝土地使用權設立的條件,應該認定受讓700畝土地使用權的商業機會屬于香港新綸公司。

但在實際運作中,李江山以設立的江西新綸公司為獲得受讓700畝土地使用權的引資企業,同時以華通公司為股東在南昌縣另外設立萬和公司,作為受讓700畝土地使用權的主體。未經香港新綸公司董事會或股東會的同意,李江山于2005年12月7日,以香港新綸公司名義與南昌縣國土資源局、萬和公司簽訂《補充協議書》,將受讓700畝土地使用權的商業機會直接給了萬和公司。在處置700畝土地使用權商業機會的過程中,李江山既是江西新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又是萬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時作為香港新綸公司的股東,還代表香港新綸公司。因此,應認定李江山謀取了屬于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給香港新綸公司造成了損失。

李江山、華通公司均提出700畝土地使用權是通過掛牌方式出讓的,符合條件的主體都可以競爭,不是商業機會,該辯稱不能成立。盡管土地使用權的取得應通過掛牌方式出讓,但是香港新綸公司與南昌縣小藍工業園管理委員會于2004年3月即簽訂了設立企業獲得700畝土地使用權的《合同書》,后香港新綸公司一直在運作設立符合引進企業條件的江西新綸公司,至2006年3月3日江西新綸公司驗資到賬的前期注冊資本金達到1511.4392萬美元,符合掛牌前進資1450萬美元的競拍條件。而700畝土地使用權出讓公告的時間是2006年3月7日,掛牌交易時間是2006年3月27日,在短短的20天時間內不可能新設立符合競拍條件的企業。即使原來在該轄區內已經有企業達到設定的進資規模,但要在這20天內繳納人民幣6000萬元履約保證金,很難實現,因一個正常經營的企業不會將人民幣6000萬元的資金閑置在賬戶上。所以,名義上是向社會公開掛牌競拍700畝土地使用權,實際上只有引進了江西新綸公司的主體才能報名競拍。在700畝土地使用權競拍過程中,只有萬和公司一家企業以引進江西新綸公司報名,系唯一的報名競拍者,不存在價高者受讓的競爭問題。另外,早在2005年9月22日萬和公司就已經提前向南昌縣國土資源局繳納了將于2006年3月7日開始競拍報名的人民幣6000萬元履約保證金,這也可以印證只要江西新綸公司按照約定進資,不存在700畝土地使用權的公開競爭。

關于第三個爭議焦點。根據《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九條的規定,董事、高級管理人員不得有該條款記載的8種行為,如董事、高級管理人員違反前款規定所得的收入應當歸公司所有。第一百五十條規定,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執行公司職務時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或者公司章程的規定,給公司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本案中,原告林承恩認為被告李江山在擔任香港新綸公司董事、股東期間,未經香港新綸公司股東會同意,將本屬于該公司所有的700畝土地使用權的商業機會,利用職務便利為萬和公司謀取。故林承恩既可以依據《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九條的規定,要求李江山將其從該商業機會的所得歸入香港新綸公司;也可以根據該法第一百五十條的規定要求李江山向香港新綸公司承擔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當行使歸入權后仍不能彌補損失時,對超出歸入權的損失部分,仍可以主張賠償。原告林承恩在訴狀中寫明的第一個訴訟請求是要求承擔人民幣5800萬元的賠償責任,第二個訴訟請求是要求行使歸入權,要求李江山將違反忠實義務的收入、報酬歸入香港新綸公司。但訴訟中,林承恩對賠償的訴請未舉證,更未舉證證明其損失大于行使歸入權的收入,且其訴狀依據的法律亦是《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九條第一款第(五)項的規定。因此,對林承恩要求李江山賠償的訴請不予支持。

關于李江山在謀取該商業機會中的經濟收入。在萬和公司未開展任何經營行為,也未購置資產的情形下,力高公司之所以購買該公司股權,正是基于萬和公司將獲得700畝土地使用權。因此,李江山在該商業機會中的獲利主要體現在萬和公司的股權轉讓所得。力高公司、萬和公司均出具證據,證明萬和公司的股權轉讓金額為5040萬元人民幣,雖李江山、華通公司予以否認,但因李江山、華通公司未提交股權轉讓獲利的證據,也未將實際交易的股權轉讓合同提交法庭,在法庭提問華通公司股權轉讓的金額時,該公司以與本案無關不予回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五條的規定,有證據證明一方當事人持有證據無正當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對方當事人主張該證據的內容不利于證據持有人,可以推定該主張成立。依據上述規定,推定萬和公司股權轉讓的金額為人民幣5040萬元。

至于承擔責任的主體,因原萬和公司的股東系李江山、涂雅雅夫婦設立的華通公司,該公司是萬和公司股權轉讓款的獲利主體,故對李江山向香港新綸公司返還人民幣5040萬元股權轉讓款應承擔連帶責任。

綜上,原告林承恩要求李江山將因謀取公司商業機會的所得返還香港新綸公司,華通公司對該還款承擔連帶責任的訴請,應予支持;對原告林承恩要求被告涂雅雅承擔連帶責任以及要求李江山向香港新綸公司賠償人民幣5800萬元損失的訴請,不予支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四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九條、一百五十條、一百五十二條之規定,經一審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一審法院判決:一、由被告李江山向第三人新綸高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返還款項5040萬元人民幣;二、被告華通地產投資有限公司對上述還款承擔連帶責任;三、駁回原告林承恩的其他訴訟請求。一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331800元,由被告李江山、華通地產投資有限公司承擔。

上訴人訴稱

林承恩不服一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一審判決認定李江山謀取公司商業機會獲得的經濟收入金額僅為人民幣5040萬元,系認定事實錯誤。力高公司、萬和公司提供的人民幣5040萬元股權轉讓金額的證據,足以證明李江山至少獲得了人民幣5040萬元股權轉讓收入,無須借助任何推定,一審判決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七十五條推定李江山獲得經濟收入人民幣5040萬元系認定事實錯誤;本案應當推定的是李江山、涂雅雅和華通公司仍然隱瞞的股權轉讓收入。由于李江山、涂雅雅和華通公司拒不提供真實的股權轉讓合同、股權轉讓金額,故應當推定以萬和公司在工商機關登記的股權轉讓的價格或金額為準,即一億港幣減去無償轉讓的15%股權,實際應為8500萬元港幣。按照股權轉讓發生時中國銀行外匯牌價的中間價折算,截止到2011年10月31日訴訟期間,李江山獲得的經濟收入或賠償金額總額為人民幣12579.50萬元;(二)一審判決認定涂雅雅不承擔連帶責任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且與一審判決自身確定承擔連帶責任的標準相沖突?;ü鞠道罱?、涂雅雅二人于2004年5月12日在香港注冊成立?;ü駒誚魘∧喜猩枇⑼蠔凸?,必須先經過華通公司股東會同意或者決定,且萬和公司的登記檔案明確將香港新綸公司與南昌縣小藍工業園簽訂的協議書作為設立公司的依據和目的,而涂雅雅明知華通公司并非香港新綸公司的關聯公司,與香港新綸公司沒有任何關系。因此,華通公司及其股東涂雅雅明顯具有主觀上侵權故意,且與李江山具有共同的侵權故意;作為華通公司的股東、董事,涂雅雅同意將華通公司在萬和公司的利益轉讓給力高公司,從而獲得巨額收入,其始終參與了侵權行為的實施過程;涂雅雅的侵權行為與李江山謀取公司商業機會的危害后果或獲得巨大經濟收入之間,具有法律上的因果關系;涂雅雅獲得了利益,是最終和真正的獲利主體;(三)關于賠償請求額的說明。林承恩請求賠償的人民幣5800萬元,實際上就是李江山謀取公司商業機會獲得的經濟收入,李江山的經濟收入是公司經濟損失的組成部分,也是公司向李江山索賠的組成部分:該5800萬元也是在李江山拒不承認獲得巨額經濟收入,而又不能確定李江山全部收入情況下不得已提出的,最終的數額可能比該數額高,仍應由法院查實或依法推定后確定;本案要求李江山賠償的范圍,僅限于一審判決所稱的“公司歸入權”的請求范圍,林承恩保留繼續向李江山提出超出歸入權損失部分的賠償權利并保留另案起訴李江山的權利。請求:一、依法判決李江山因謀取公司商業機會所獲得經濟收入的金額為8500萬港幣(按照2005年5月31日的中國銀行外匯牌價,折合人民幣為9043.15萬元);二、依法判決涂雅雅承擔連帶責任。

李江山亦不服上述一審判決,向本院上訴稱:一、一審判決認定李江山謀取了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給香港新綸公司造成損失,違背事實,純屬錯誤。南昌縣土地局出讓的700畝土地使用權,被萬和公司摘牌獲得,不屬于香港新綸公司可期待的商業機會?!骯鏡納桃禱帷痹詵杉笆滴裰斜匭刖弒敢歡ǖ奶跫?。本案中涉及2003年南昌縣小藍工業園區同意出讓700畝商住用地的信息,林承恩是明知的。但在該700畝土地實際出讓一年多前,林承恩書面向李江山表示無暇兼顧香港新綸公司向江西新綸公司投資一事,愿意轉讓其持有的香港新綸公司50%的股權,亦表示江西新綸公司的一切債權債務與其無關??杉?,林承恩對此“商業機會”已持放棄態度。該函件構成了對已知商業機會“放棄或拒絕”的書面宣示。萬和公司依法公開掛牌競買獲得該700畝土地,在相應的申請附屬資料中使用了江西新綸公司的證明材料,但這不等于獲得該土地使用權就等同于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因為符合土地摘牌附條件是李江山促成的,并不是香港新綸公司出資成立江西新綸公司時已存在的條件。該土地依法出讓過程所產生的結果并不符合法律規定的商業機會的要件:萬和公司在土地摘牌后,向江西新綸公司補償轉款人民幣3053.24萬元。若說是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利益,該利益已歸入其獨資的江西新綸公司,李江山并未侵占該利益。一審判決對該事實進行了認定,該事實恰恰說明一審判決書認為李江山“利用職務便利為萬和公司謀取”,“本屬于該公司(香港新綸公司)所有的700畝土地使用權的商業機會”,進而構成對香港新綸公司商業機會的侵犯是不成立的;二、一審判決認定該補償款(以股權轉讓形式)即商業機會利益收益為人民幣5040萬元,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一審判決將力高公司在700畝土地使用權轉讓前的2005年向永通鞋業公司匯款人民幣2000萬元認定為“商業機會”的補償款,明顯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憧畹ド獻⒚韉氖恰巴純睢?,從財務層面講,往來款的內涵是多樣的;匯款主體是力高(福建)公司并非力高(香港)公司:一審判決采信力高(香港)公司出具的“付款確認函”,不符合法律要件及港澳證據的合法性要求;一審庭審時宣讀該證據并未給當事人反證的時限,程序違法;三、林承恩的起訴已經超過法律規定的訴訟時效:四、李江山雖為華通公司的大股東,但華通公司在本案中與香港新綸公司可期待商業機會之間不存在法律關系,一審判決華通公司承擔連帶責任,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駁回林承恩的訴訟請求,一、二審訴訟費均由林承恩承擔。

被上訴人辯稱

針對林承恩提起的上訴,李江山答辯稱:一、林承恩在一審起訴時要求李江山等償付賠償責任,一審法院也是按照其請求額要求其繳付的案件受理費,但其上訴時卻要求超出一審的訴訟請求,超過了一審的審理范圍,依法應不予支持;二、林承恩實際投入香港新綸公司的款項僅為350萬港幣,2005年退出了香港新綸公司,并書面放棄了對香港新綸公司的投資和管理,其存在違約行為,導致李江山不得不獨資承擔對江西新綸公司等投資義務;三、香港新綸公司已經無法履行在江西新綸公司的投資義務,不存在700畝用地的商業機會;四、700畝用地的出讓程序合法有效,不是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也不存在侵犯其商業機會的問題;五、本案中,李江山沒有獲得任何收入,一審判決以推定方式認定李江山的收入沒有事實依據,林承恩的上訴請求是建立在推論的基礎之上,不應得到支持;六、行使歸入權的基礎和前提是獲得收入,李江山沒有獲得分文收入,不應承擔責任;七、李江山承擔責任的前提是香港新綸公司存在損失,但本案中香港新綸公司并沒有損失,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五十條的規定,李江山不應承擔責任。

涂雅雅的答辯意見與李江山的答辯意見相同。

華通公司答辯稱:一、華通公司不是適格的被告;二、一審判決判令華通公司承擔連帶責任沒有依據;三、一審判決的其他判項也沒有法律依據。

針對李江山提起的上訴,林承恩答辯稱:一、一審判決認定李江山謀取了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充分。李江山認為林承恩對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持放棄態度沒有依據。李江山的此點上訴理由,系基于林承恩的一個函件。但該函件并不是本案一審已有的證據,也不是法律規定的新證據,李江山根據一個本案并不存在的證據提出上訴,沒有法律依據。根據李江山在審判過程中一再偽造和篡改證據的行徑分析,如果該函件確實有利,則其絕不可能拖延至二審時才提交。李江山在二審過程中提交該函件,不過是企圖達到擾亂二審訴訟和繼續纏訟的目的;萬和公司使用香港新綸公司和江西新綸公司的資料,其目的就在于將萬和公司打扮成香港新綸公司的關聯公司,假冒香港新綸公司投資的房地產開發企業,以便獲得香港新綸公司與南昌縣小藍工業園管理委員會所簽訂的合同書中約定取得的商業機會;商業機會只是一種預期可得利益,是期待性權利。這一權利的成立并不要求該利益已經完全實現或者具備所有要件。否則,則是確定的商業利益,而不是可能獲得商業利益的商業機會。顯然,不能以香港新綸公司和江西新綸公司是否滿足了土地摘牌條件來判斷該商業機會是否屬于香港新綸公司和江西新綸公司,而應當根據有關的合同約定來判斷商業機會的歸屬。香港新綸公司與南昌縣小藍工業園管理委員會簽訂的投資合同書確鑿地證明了以優惠條件獲得700畝商住用地的商業機會屬于香港新綸公司,而不屬于李江山及其配偶涂雅雅投資設立的香港華通公司以及由該公司設立的江西萬和公司;李江山作為香港新綸公司的股東、董事以及江西新綸公司的董事、主要管理人員,對香港新綸公司及江西新綸公司均應負有忠實、勤勉的義務。李江山本身就負有承擔公司的經營責任,應當根據投資合同書的約定,與公司其他股東、董事共同、最大限度的促成香港新綸公司及江西新綸公司滿足土地摘牌的條件,將商業機會轉變成公司可以獲得的具體商業利益。但李江山并沒有根據其負有的法定職責為公司謀取利益,而是在對公司其他股東、董事極力隱瞞真實情況的前提下,在剝奪公司其他股東知情權的前提下,利用其職務之便為自己謀取本屬于公司的利益。其促成該商業機會的目的不是為了公司的利益,而是為了自己非法的個人利益。所以,所謂李江山促成了該商業機會,并不能成為其逃脫承擔謀取公司商業機會責任的任何借口;江西新綸公司已經被李江山獨自把持多年,林承恩毫無知情權。李江山肆意處置江西新綸公司的財產,林承恩根本無從知道江西新綸公司的資金是如何使用和劃轉的,李江山并沒有提供證據證明萬和公司受力高公司委托支付的人民幣3053.24萬元股權轉讓款沒有被李江山用于其私人目的;自2011年6月16日起,江西新綸公司的投資人已經由香港新綸公司變更為由李江山及其子李曉欣共同設立的香港永通發展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李江山為了達到完全侵占香港新綸公司在內地的利益,通過偽造借款協議、虛假仲裁等手段將原屬于香港新綸公司獨自設立的江西新綸公司100%的股權轉讓給了香港永通發展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并辦理了變更登記手續。李江山的行為已經涉嫌刑事犯罪,林承恩保留向國家司法機關舉報李江山犯罪行為的權力;二、萬和公司、力高公司均證明以往來款名義支付的人民幣2000萬元款項系股權轉讓款,因此,以往來款的名義匯款不能當然否定所匯款項為股權轉讓款,也不能僅因為匯款主體的不同而否定交易付款的事實;至于江西永通鞋業有限公司支付人民幣117萬元利息以及為何支付該利息,只有查明真實的股權轉讓協議才能解開全部謎底;力高公司向一審法院提交的付款確認函進行了公證,形式上符合法律規定,內容上證明李江山因股權轉讓至少獲得了人民幣5040萬元的利益;三、由于李江山多年來獨自把持公司,嚴重侵害林承恩的知情權,林承恩直到2009年10月14日委托律師到南昌市工商局查閱工商檔案,才得知李江山的重大侵權行為。經協商無果,李江山率先對林承恩提起了訴訟,林承恩才提起了本案訴訟,一審法院于2010年10月11日受理本案訴訟,不存在超過訴訟時效的問題。李江山稱林承恩的起訴超過了訴訟時效,純屬故意違背事實的無稽之談,是典型的纏訟行為;四、華通公司未依法繳納上訴費用,不是本案的上訴人,李江山不能擅自將該公司作為上訴人,并在上訴狀中為其上訴。請求:駁回李江山的上訴請求。

一審第三人萬和公司、力高公司、香港新綸公司、江西新綸公司均未提交書面意見。

本院查明

本院經審理查明:一審判決查明及認定的“關于江西新綸公司設立及注資的事實”、“關于萬和公司股權轉讓的事實”、“關于700畝土地使用權出讓受讓的事實”,各方當事人均未提供充分證據予以否定,本院對一審判決查明及認定的上述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另查明:2005年1月15日,林承恩向李江山發傳真稱:“關于香港新綸高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投資江西新綸高科技皮業(江西)有限公司一事,由于在合作初期,貴方一些承諾未能兌現,為了不至于雙方受到利益損失,基于合作精神,再加上本人由于時間關系,無暇兼顧,故希望能大家想出一個折中辦法,盡快處理此事。現提出如下幾點建議,希望在一星期內作出答復:(一)本人多次聲明同意將持有香港新綸高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50%股份,保本轉讓新投資者,在簽轉讓合約書前,將本人投入股本355萬港幣,轉交香港律師做公證,待簽署有關法律文件后,由律師事務所轉交本人,涉及律師費用各半;(二)關于在江西南昌成立新綸高科技皮業(江西)有限公司,在轉讓前后所發生一切債權債務與本人無關,及所簽署合約、協議本人均不知情,故不承擔一切法律及經濟責任;(三)如果雙方未能達成以上共識,本人將要求政府有關部門,取消該項目投資并進行清盤,所涉及費用在雙方認可前提下,按股份各自負擔;(四)為了雙方在財務上認可,希望提供新綸高科技皮業(江西)有限公司由香港投資匯入港幣710萬資金流向及財務報表。以上幾點提議,希望在7日內給我司一個明確答復”。同年1月26日,林承恩又以香港新綸公司等名義通知李江山召開香港新綸公司、江西新綸公司臨時董事會,討論林承恩轉股相關事宜;并明確表示如果李江山屆時不出席,則視為其放棄表決權,同意轉讓,林承恩可將股份自行轉讓他人,李江山不得持有異議。同年1月29日,李江山以香港新綸公司、江西新綸公司名義回復林承恩同意其進行股份轉讓并要求其在一個月內辦妥,也同意將林承恩已投入的355萬元港幣退還其香港賬號。對上述事實,一審判決未予查明及認定。二審期間,林承恩的代理律師明確表示:該幾份證據不屬于新證據。既然李江山不作為新證據提交,林承恩也不作為證據提交。但對林承恩所發上述傳真及其內容,各方當事人均無異議。

二審期間,林承恩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證據材料:一、經司法部委托香港律師公證的力高公司出具的《付款確認函》,以證明李江山謀取香港新綸公司商業機會獲得的非法利益;二、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2010]中國貿仲京裁字第0616號《裁決書》,以證明李江山虛假仲裁從而謀取、侵占包括公司商業機會在內的全部利益;三、江西新綸公司企業檔案,以證明南昌市對外經濟貿易委員會已根據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的上述裁決,同意香港新綸公司將其持有的江西新綸公司100%的股權轉讓給香港永通發展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對于上述證據材料,本院認為,可以認定上述證據材料的合法性、真實性,但不應認定其與本案具有關聯性,理由如下:一、《付款確認函》系力高公司單方面提供的,其作為股權受讓方并未同時提供相關當事人間的股權轉讓合同予以佐證,且該款系其依據華通公司的要求支付給永通鞋業有限公司及江西新綸公司,不能證明該款最終為李江山獲得;即便該款最終為李江山獲得,該證據材料是否與本案存在關聯,尚取決于李江山等是否構成侵權,只有在認定李江山等構成侵權的前提下,才可能認定其與本案存在一定關聯;二、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2010]中國貿仲京裁字第0616號《裁決書》,迄今為止仍是合法有效的裁決書,沒有任何當事人或者案外人申請撤銷或者不予執行,本院在本案中不應對該裁決書認定的事實及裁決事項進行審查,因此,該證據材料不能證明李江山存在虛假仲裁,從而侵犯香港新綸公司包括商業機會在內的商業利益等行為;三、江西新綸公司的企業檔案,僅證明南昌市對外經濟貿易委員會已經批準了該公司的股東變更事項,本院在本案中不應審查該股東變更行為及南昌市對外經濟貿易委員會的批準行為是否侵犯了林承恩或者香港新綸公司的合法權益,因此,該證據材料亦不能證明李江山存在損害林承恩或者香港新綸公司利益等行為。

本院認為

本院經審理認為,本案二審的爭議焦點是:李江山、涂雅雅、華通公司在本案中的行為是否構成單獨或者共同侵權,從而剝奪了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進而損害了香港新綸公司的合法權益以及在李江山、涂雅雅或者華通公司構成侵權的情況下如何認定香港新綸公司的損失。

關于李江山、涂雅雅、華通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單獨或者共同侵權,從而剝奪了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進而損害了香港新綸公司的合法權益。這一問題,首先取決于案涉700畝土地使用權是否應當認定專屬于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根據香港新綸公司與南昌縣小藍工業園管理委員會于2003年3月11日簽訂的合同書,該700畝土地使用權當初確實是要給予香港新綸公司的。但是,香港新綸公司要獲得這一商業機會并不是五條件的。相反,上述合同書明確約定了香港新綸公司必須滿足的相關條件,這些條件包括:投資江西新綸公司注冊資金3億港幣,投資總額達8億港幣;在縣城南路隔堤象湖新區投資“香港華通花園”房地產項目,開發建設投資為人民幣3億元;注冊一家注冊資本為1億港幣的外資房地產企業等。雙方在合同書中還約定了香港新綸公司或其投資的房地產企業需在合同簽訂一個月內向小藍工業園管理委員會支付定金人民幣200萬元;土地出讓掛牌時,支付4800萬元人民幣掛牌保證金等。因此,該700畝土地使用權并非當然屬于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香港新綸公司要獲得該商業機會必須滿足其與南昌縣小藍工業園管理委員會所訂合同中的相關條件。本案中,沒有證據證明香港新綸公司(或者通過林承恩的行為)滿足了上述約定條件。此外,香港新綸公司與南昌縣小藍工業園管理委員會在上述合同書中還明確約定該700畝土地使用權通過掛牌出讓方式獲得,而本案南昌縣國土資源局、南昌縣土地儲備交易中心發布的(2006)第5號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公告明確要求競買人必須具備房地產開發資質且要繳納人民幣6000萬元保證金等多項條件,因此,香港新綸公司要獲得該商業機會尚需要滿足掛牌交易條件。但本案中,香港新綸公司顯然不具備在內地從事房地產開發的資質,其也沒有按照約定在內地設立房地產開發企業并按公告要求繳納人民幣6000萬元保證金。實際上,根據上述公告的要求,任何滿足公告要求條件的房地產企業,均可作為競買人購買該700畝土地使用權,故競買人并非僅限于香港新綸公司。綜上,無論是從香港新綸公司與南昌縣小藍工業園管理委員會約定的合同條件看,還是從南昌縣國土資源局作為國有土地管理部門確定的掛牌出讓方式、資質及交易條件看,案涉700畝土地使用權并非當然地專屬于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其次,要審查香港新綸公司或者林承恩為獲取該商業機會是否做出了實質性的努力。根據本案一、二審查明的事實,林承恩、李江山分別占有香港新綸公司50%的股份,該公司成立之目的即是在江西成立江西新綸公司及設立房地產企業運營房地產項目。但林承恩、李江山在設立江西新綸公司之后,雙方的合作并不融洽,甚至為香港新綸公司投入江西新綸公司的投資款去向問題產生了嚴重分歧和矛盾。由于無法達成一致,林承恩于2005年1月15日向李江山發傳真明確表示放棄在江西的項目并要求李江山退還其投入香港新綸公司的335萬港幣投資款。正常情形下,香港新綸公司、江西新綸公司均在經營之中,林承恩作為香港新綸公司的股東之一,理應積極配合上述兩個公司進行投資和經營,而非在未經清算的情況下要求保本撤資。但既然林承恩堅持撤資,作為另一股東的李江山對于內地投資項目只能面臨兩種選擇,即要么放棄內地投資項目,對中方違約;要么設法自己單獨或者與其他投資者共同合作繼續經營內地投資項目。顯然,李江山在本案中選擇了后者。二審期間,李江山稱自從林承恩于2005年1月15日以書面通知方式要求退出香港新綸公司、不再履行對香港新綸公司的出資義務以及不再對江西的投資項目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之后,林承恩在長達五年的時間里對香港新綸公司及江西新綸公司不聞不問、不管不顧,也從未承擔過任何法律義務和責任。對于李江山的上述主張,林承恩沒有舉證予以否定。林承恩也未能舉證證明其通過自身的努力為香港新綸公司獲取700畝土地使用權做出過任何實質性的工作。事實上,在林承恩明確要求保本撤資的情況下,香港新綸公司已不可能如約履行投資及在江西設立房地產企業等義務,更無可能為獲得本屬于其的700畝土地使用權這一商業機會而做出任何實質性的努力。因此,應當認定林承恩在本案中沒有積極履行股東、董事義務,香港新綸公司也未能積極履行投資、設立房地產企業等義務。本案最終滿足700畝土地使用權的合同約定條件及掛牌交易條件,是李江山、涂雅雅、華通公司及一審第三人共同合作和努力的結果,不僅與林承恩沒有關聯,而且與香港新綸公司無關。盡管李江山等在報送相關材料過程中借用了香港新綸公司的名義,但顯然不能將李江山、涂雅雅、華通公司以及一審第三人為滿足700畝土地使用權的約定交易條件和掛牌交易條件所進行的一系列行為,簡單地等同于香港新綸公司的行為,更不應認定林承恩有權享有這些行為所帶來的任何利益;第三、要審查李江山、涂雅雅、華通公司在本案中是否采取了剝奪或者謀取行為。本案中,要構成剝奪或者謀取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李江山、涂雅雅或者華通公司應當單獨或者共同采取欺騙、隱瞞或者威脅等不正當手段,使林承恩或者香港新綸公司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放棄該商業機會,或者在知情的情況下不得不放棄該商業機會。但綜觀本案事實,林承恩對香港新綸公司可能獲得700畝土地使用權的商業機會是明知的,李江山、涂雅雅、華通公司沒有隱瞞這一商業機會,也沒有采取欺騙手段騙取林承恩放棄該商業機會。林承恩是在獲知該商業機會之后不僅沒有采取積極行為為香港新綸公司獲取該商業機會創造條件,反而要求李江山退還其已投入香港新綸公司并通過香港新綸公司轉投江西新綸公司注冊資金的投資款,林承恩的保本撤資行為必然使香港新綸公司面臨對中方違約的境地,李江山為避免違約并繼續經營內地投資項目,也必然要尋找其他投資者或者合作者。因此,李江山、涂雅雅、華通公司在本案中的行為,不但不應被認定為侵權行為,反而應當定性為為避免香港新綸公司違約而采取的合法補救行為,更是各方為維護其自身權益而采取的正當經營或者交易行為。林承恩無權在自己拒絕繼續投資、放棄投資項目且拒絕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的情況下,要求李江山停止繼續經營內地投資項目。林承恩沒有提供充分證據證明李江山、涂雅雅、華通公司單獨或者共同采取了欺騙、隱瞞或者威脅等不正當手段剝奪或者謀取了本屬于香港新綸公司的商業機會,故其有關李江山、涂雅雅、華通公司構成共同侵權、損害香港新綸公司合法權益的訴訟請求依法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香港新綸公司的損失。既然李江山、涂雅雅或者華通公司在本案中的行為不構成對香港新綸公司的單獨或者共同侵權,則香港新綸公司即便存在任何損失,也無須李江山、涂雅雅或者華通公司承擔。但一審判決根據力高公司出具的“付款確認函”等推定萬和公司的股權轉讓金額為人民幣5040萬元依據明顯不足;在未查明李江山聲稱的萬和公司在股權轉讓后補償江西新綸公司人民幣3053.24萬元是否屬實以及李江山實際獲得股權轉讓款額的情況下,一審判決判令李江山返還香港新綸公司人民幣5040萬元有失公允。林承恩雖主張實際股權轉讓數額遠高于一審判決認定的人民幣5040萬元,但并無相應證據予以證明。由于李江山、涂雅雅以及華通公司在本案中不構成侵權,因此,萬和公司的實際股權轉讓金額已與林承恩的訴請無關,林承恩要求李江山、涂雅雅、華通公司承擔至少8500萬港幣損失的上訴請求無理,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一審判決遺漏部分事實,認定李江山、華通公司侵權不當,適用法律錯誤,本院依法予以糾正。上訴人林承恩的上訴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上訴人李江山的上訴請求有充分的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第(三)項之規定,本院判決如下:

二審裁判結果

一、撤銷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2010)贛民四初字第4號民事判決;

二、駁回林承恩的全部訴訟請求。

一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33180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331800元,共計人民幣663600元,均由林承恩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人員

審判長陸效龍

審判員奚向陽

代理審判員楊弘磊

裁判日期

二○一二年九月六日

書記員

書記員許英林

 
 
 
  知名律師推薦  
亓林律師
專長:股權設計、股權融資
電話:18856011822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
  最新文章  
  熱點排行  
律師合作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意見建議 | 關于我們
地址:合肥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金亞太律所 電話:18856011822 QQ:314409254
信箱:[email protected] 河北快3跨度奖金表